Yushuwu.in - 【江月无言慕垂柳】—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二卷 第三十二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者:cool325。

    2018/4/6。

    字数:9080。

    【第三十二章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体检中心陈雁婷的淫乱祸心】。

    就在林荣豪绘声绘色的给我说起这件事的同一时刻,在华江市的某一个奢华

    的酒店深处,身穿着一身黑色低胸连衣裙的陈雁婷推开了那张用整颗百年黄花梨

    打造的大门。

    室内空间很大,装饰极尽奢华,在房间的正中,品字形的摆着3张白色的真

    皮沙发,沙发上铺着的,是最柔软最雪白的狐裘。

    主位和主宾位的沙发上,各坐着一位身材丰腴、风姿绰绰、气质典雅的美熟

    少妇。

    主位坐着的这个女人三十多岁年纪,绝算不上漂亮,但也曾是一位拿过些奖

    的演员,而她前夫则是国内的一名非常优秀的运动员。

    「我牛苏要的人,好像还没有一个不乖乖就范的」。女人吐了口烟圈,看向

    了旁边那位前阵子因为做头发而天下皆知的女星。她亲昵的向女星一挥手,说道:

    「再说起你那条小狼狗,我给你换一条就是。那条狗实在是没脑子,听说,刚开

    始还挺硬气,最后跪在你老公面前喊着哥,求你老公保住他的面子?哎,他被许

    强废掉是天意,否则,指不定哪天把他知道的全抖出去了,知道的越多越危险啊」。

    女星点了点头,微微欠身挪了挪丰满的屁股。她那天被许强和一众手下把屁

    眼干到肛裂,缝的那八针到现在还没好。

    「陈雁婷,你怎么搞的,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吗?我就不信,她一个江淑

    影,就一点弱点都没有吗?若不是当初是谭议员介绍你入会,我是断断不会让你

    再踏进这间房子」。牛苏不满意的转过头,低声呵斥起陈雁婷来。

    「现在几波势力都在对江淑影蠢蠢运动,我们,是不是坐山观虎斗为好?」。

    陈雁婷毕恭毕敬的垂手肃立着,轻轻说道。

    「你坐吧」。牛苏随即朝身边一个年轻裸体男人招了招手,向后仰躺在了柔

    软的沙发中。

    男人半跪下身来,将女人丰腴的大腿架在了自己肩头,脑袋探入她的裙摆之

    中。在她长裙的遮掩下,一个物事在女人的胯间有规律的运动起来。

    「女人是好东西,男人也是好东西,」牛苏半仰着张开嘴,旁边侍立的另一

    个年轻男子默契的捻起一颗渍好的青梅放在了她的檀口中。她用戴着黑色蕾丝臂

    纱的手托起男人下体那根硕大的阳物,得意的对身边的女伴说道,「再厉害的男

    人,都敌不过胯下这小头的控制。江淑影,就是我见过控制这小头最好的工具。

    就算我可以等,但也不能一直徒劳无功吧」。她微微努努嘴,男侍跪下身来,毕

    恭毕敬的仰着头张开嘴,接住了她吐出的梅核。

    「陶正直这个男人,对女人可是有一套的,如果他抢先让江淑影对他产生了

    感情,那江淑影怎么还能够为我所用。更何况,他现在离江淑影的距离,恐怕只

    剩下她阴道的长度了呢」。讲起陶正直的时候,牛苏的脸更加潮红了,她加紧双

    腿,两手压住胯间那正在认真舔弄着她下体的年轻人的脑袋,似乎更加用力的摆

    动了几下丰腴的肉臀。

    「你俩,给璐璐舔舔她的嫩屁眼。许强这个人,也真是没轻没重的」。牛苏

    指了指那个时不时欠身挪动大屁股的女星。

    另有两名年轻英俊的侍者走向了女星,一个侍者托住她的肥臀,把她拦腰抱

    起转了个180度,另一个侍者将宽大舒适的沙发转了过来,引导女星撅起屁股趴

    在了沙发上,随后一左一右跪在女星旁边,轻轻掰开她雪白肥腻的臀瓣,开始认

    真舔弄起她的屁眼来。

    「姐,这批小狼狗太懂事了,你调教得可真好」。女星紧咬下唇,原本就圆

    圆的脸蛋此时已经泛起了红晕,她那白玉般的手臂紧紧夹住沙发靠背,似乎在承

    受着极大的愉悦抑或极大的痛苦一般。

    「所以啊,别自己出去吃野食了。就算要吃,吃完就算了,要是再养着,我

    只能替你宰了」。牛苏绵软的话中,隐约带有警告的意味。

    「知道了,姐姐」。听出了牛苏的不悦,女星慌忙露出了招牌式的甜美笑容,

    讨好的回答道。

    「别冷落了我们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体检中心的超声科陈大医生」。牛苏用戴

    着黑色蕾丝臂纱的雪白小手牵过一个小狼狗的下体,熟稔的撸动起来,不到半分

    钟,那根肉茎就坚硬似铁了,紫黑色的龟头兀自挺立着,流出了透明的液体。牛

    苏将那根硕大的阴茎在口中含了含,似乎对它的味道非常满意,这才指了指坐在

    对面的陈雁婷。

    「雁婷妹妹,你也尝尝。只要你乖乖给姐姐效力,我不会亏待你的」。牛苏

    慵懒的说着,半闭上眼睛开始全心全意享受起来自下体的快感。

    在女人的手上,带着一枚硕大的鸽子蛋,在那白金的钻托之上,印着三个娟

    秀的字体——姝雅会。

    「后来,我渐渐知道,陈医生也是姝雅会的人。这个组织很庞大,听说是一

    群富太太官太太和女星们找刺激的地方,豢养了一批十多岁到二十岁的年轻男子,

    专门供这些太太们享用」。

    「此外,」林荣豪再次神秘兮兮的凑到我耳边说道,「我听说,这些熟妇们,

    不仅仅找小狼狗,也借着这个机会结识高官名流,谋求上位。甚至,还有些有所

    图谋的男人,把自己的老婆送进这个会所,讨好上流圈子」。

    「还记得那个疯掉的谭静吗,我有一次半睡半醒听我爸在跟人打电话,里面

    的意思,好像谭静以前就是姝雅会的几个创始人之一。云瑶会所最大的大股东,

    就是这个姝雅会操纵的。我的干爹,也只是小股东」。

    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组织竟然这么复杂?连你干爹这样的人,

    在里面都只算小股东么?」。

    「嘿嘿,知道它有多好玩了吧?下次带你去见识见识。我告诉你,江南省好

    玩的地方,可不止云瑶会所」。

    「还不止那里?」。我被林荣豪勾起了好奇心,下体不知不觉也起了变化。如

    果真有云瑶会所这么个地方,里面遍布的是艳熟美妇,而且她们都还有着很高的

    社会地位,平时也许就是我身边高高在上的高官夫人、冷若冰霜的轻熟女星,而

    在这个会中可以任意操弄到这些高不可攀的熟女,岂不是人间仙境么?更何况,

    竟然还有比这会所更为刺激的地方。

    同为优越家庭中长大的,我不得不感叹,林荣豪所接触的世界,远非我所能

    想象的。

    姝雅会,姝雅会,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在我脑海中盘旋着,为什么会真

    么熟悉呢?是不是我听过,在哪里?在哪里?

    突然,我感觉像被雷击一般,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是的,就在一两个月前,

    我曾在妈妈的手提包中,看到过姝雅会的名片,那张名片太过特别,是用镶金的

    白玉制成的,当时我就特别留意了一下。没错!就是它。

    「那里的名……」,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刚开口要问林荣豪是否知

    道那个会所的名片样式,突然转念一想,如果我问了,林荣豪必然会怀疑我见过

    那名片,而如果我见过,那么自然而然最大可能就能是从我的父母那里见到的。

    如此一来,岂不会对妈妈的清誉造成影响么?。

    「那里的名字怎么这么香艳啊?姝雅、姝雅,一听就是一群高雅的熟妇聚集

    的地方」。我硬生生将想问的问题咽了回去。

    「姝雅会控制了很多产业,云瑶会所只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我都不知道干

    嘛的地方。这个组织,在官场、商界和娱乐圈可是很有名的」。林荣豪突然不怀

    好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本来我说我要带你去见识一下。可是我突然一想,

    嘿,凭你柳大少爷的身体条件,到那里去应个聘应该很受欢迎啊」。

    我突然间涌起了异样的兴奋,如果有个地方能够让我天天玩弄到那些高不可

    攀的贵妇,那真的是我这种十来岁少年的天堂啊。

    「喂,说好了啊,等我好了你带我去」。我瞬间被勾起了性趣,可是潜意识

    中,却有一团阴影始终盘绕,我急迫的需要求证,看看妈妈的手提包中到底是不

    是有姝雅会的名片?妈妈和姝雅会,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关系?

    这种心情是如此的急迫,以至于我根本听不进林荣豪后面所说的话,正好探

    视的时间也快到了,林荣豪也很怕妈妈发现他喝酒的事情,所以也匆匆的离开了

    病房,给我留下了一片密布的阴云。

    推车进来为我检查的,是一身紧身护士服、显得凹凸有致的孙姝。她一进门

    就问我:「子澈,你妈妈给你检查后,怎么表情那么奇怪。我都还没开始后面的

    检查,她就急匆匆走了」。

    「还有,」她那深深的乳沟故意停留在了我的面前,「后来我给你检查的时

    候,闻到你的肉棒上残留有精液的味道。难道,难道,你妈妈为你做了最透彻的

    性功能检查吗?」。

    「喂喂,孙姐,你可千万别瞎说啊」。我的脸腾地红了起来,「我以为,我

    以为是你在给我检查,所以,当时确实表现得有些放肆」。对于这个三穴被我贯

    通,而且还扮演过母子的女人来说,我没有必要太过扭捏。

    「咯咯咯咯……」孙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我还在琢磨着

    怎么帮你真正圆一次和妈妈做爱的梦想呢,想不到,想不到你让她给你打了这么

    爽一次飞机。我的天哪,太刺激了,我想想下面都湿了……」。

    「孙姐」。我又羞又愧的涨红了脸,看着眼前那对兀自颤抖的雪白乳房,下

    体腾起一股无名的欲火,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探入了她的胸衣之中,左手则

    熟练的向下摸去,滑入了她短小的护士裙内——果然,她又没穿内裤,触手之处,

    我只感觉到一阵温热和湿润。

    「别闹,别闹,等下万一被你妈妈看到了,可就不好了」。孙姝啵的一口在

    我脸上亲了一下,嘴上说着不要,右手却隔着病号服在我那坚硬似铁的肉茎上搓

    来搓去,「子澈,你的身体恢复得真快啊,想不到,想不到这么快就,重振雄风

    了」。孙姝滑腻的丁香小舌开始在我的嘴唇和耳垂间滑动起来,一股股温热的香

    气喷在我的脸上,让我心猿意马。

    「不过,你别在你妈妈面前表现出来。你一定要装得很苦恼很无助的样子,

    这样,我才有机会帮你圆梦啊」。孙姝涨红着脸,骑跨在我的左手上,下面已经

    是淫水连连了。

    「我可没说要和我妈妈,和我妈妈……」那几个禁忌的字眼在我的脑海中徘

    徊,却始终说不出口,我就像一个急于掩饰自己的孩子一样,木讷却无力的辩解

    着。

    「和你妈妈什么?和你妈妈做爱?和你妈妈乱伦?操你妈妈?」。孙姝的话语

    中明显带有了挑逗的意味,一连串禁忌的词语瞬间让我的性欲达到了顶峰,我迫

    切的想要操这个女人,边喊着妈妈边操她,然后把我满腔的热精全都射入她湿滑

    的阴道里。

    「还不行」。孙姝轻轻捏住我的龟头温柔的撸动了起来,劝慰道,「你的妈

    妈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而且,你的身体又还没痊愈,刚刚射过精,可不能再

    搞」。

    在她的劝慰下,我也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我

    妈妈在哪?怎么没和你一起来给我做检查?」。

    「她上次给你检查完就脸色古怪的,我一说要给你检查她就推脱有事,估计

    啊,是被你的大鸡吧给吓住了。现在好像在休息室做思想斗争呢」。孙姝边撸动

    我的肉茎边回答着。

    「我想去看看」。我突然又想起了妈妈包中那张独特的名片,瞬间那种不安

    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

    「行,你去吧,我就在外面呆着,给你们把风,你们母子多享受一下独处的

    时光」。孙姝俏丽的脸上闪烁着神秘的笑容。

    「妈妈,妈妈?」。我轻轻敲着休息室的门,门内没有反应。我低下头,输入

    了孙姝告诉我的密码,轻轻推开门,闪身走了进去。

    医院有很多间休息室,有病房临时改的陪护室、有不分男女的夜间值班室、

    也有区分男女供医生洗漱休息的专用休息室,我进的这间,是女医生的专用休息

    室,距离离病房区域稍微远点,里面隔出几个独立的小单间,妈妈在里面有专门

    的衣柜和床铺。

    房内明显空无一人。我轻轻走到了挂有妈妈名牌的单间门口,手轻轻一按门

    把,虚掩的门轻轻开了。

    单间内弥漫着我熟悉的妈妈的香气,内部陈设非常简单,一张叠的整整齐齐

    的床铺,一个推拉门的百叶衣柜,一张小小的书桌,还有两个床头柜。书桌上摆

    着的,是我们一家三口10年前的照片,照片中的我,被妈妈高高抱起在怀中,母

    子俩脸贴着脸,我的脸上满是依赖和幸福。

    我拉了拉书桌的抽屉,没有开。再仔细一看,书桌的右上角有一个小小的触

    摸区域,密码界面在我一拉之下已经亮起了——这是一个由密码锁控制的书桌,

    也许,妈妈的包或者上次随身携带的东西,就在里面——包括那张名片。

    我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就像做贼般的掂着脚跳到房门边听了好一阵,这才又

    跳着回到了书桌旁,开始思考起密码来。

    妈妈的生日?不对。

    爸爸的生日?不对。

    我的生日?嘟,锁开了。太简单了,我就知道妈妈对于一般的密码一般会用

    这三组生日或变体。

    拉开抽屉,一个精致的白色双c化妆包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上面还有这淡淡

    的脂粉香气。我轻轻打开那个包包,里面是一些码放整齐的化妆盒,粉底、bb霜、

    睫毛膏、口红、腮红,琳琅满目。

    可是除了这个包以外,抽屉里空无一物。我心中暗暗有些失望,正待要合上

    抽屉搜查别的地方,眼角却隐约有金光一闪。

    我定睛看去,在抽屉的缝隙中,赫然夹着一张金镶玉的名片。姝雅会,名片

    左上角微微露出的那三个烫金大字,让我的心如电击般强烈颤抖了起来。

    姝雅会!林荣豪口中贵妇云集、寻欢作乐的地方!怎么可能,我的妈妈,怎

    么可能和那种地方有联系。

    强忍着剧烈的心跳,我小心翼翼的从缝隙中取出了那种名片。温润的触感从

    那种名片上传来,名片上的字体是用手工雕刻后灌上金汁而成,有一种说不出来

    的高雅之感。

    姝雅会三个大字的旁边,还有一行略小的字,上面写着,「曦芷香汀」,地

    址是朱雀区迎宾大道28号。

    这个地方,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我是不是该去检查一下?我心中绷着的那根

    弦,似乎越来越紧了。

    就当我正在兀自沉思间,门外传来吱呀一声,把我震得浑身一抖。不好,是

    妈妈的脚步声。

    我忙不迭的把名片塞回去、把抽屉锁好,起身打量起这个几乎没什么家具可

    以藏身的房间。

    当我事后再次回想起来时,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过于惊慌了——因为那满满

    的心虚。我已经默认自己发现了一个妈妈天大的秘密,以至于我下意识的要避免

    她知道我有接触到她秘密的可能性。

    其实,我大可以大大方方坐在妈妈床上,或者拉开单间的门,大声对妈妈说,

    「妈妈,你回来啦」。

    而当时心虚不已的我,却选择了慌不择路的跳进了那百叶衣柜之中。

    衣柜很大,很宽敞,分为左右两个柜子。我所跳进去的是右边柜子,里面是

    一些应该不常用的长裙和外套,正好可以稍微挡住我。而柜门百叶的方向是斜向

    下的,叶片隔得还比较宽,但从外应该看不到里面的景象,而我,却可以借着宽

    宽的叶片间隙看清楚柜门外斜下方的一举一动。

    外面传来了妈妈和别人打电话的声音,随后,一双修长、笔直、穿着黑色丝

    袜和银色闪钻高跟鞋的美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是我所熟悉的妈妈的长腿,藉

    着足足有1米75的身高,她的美腿达到了惊人的1米2,甚至比林志玲的还要长,

    属于真正的传说级的九头身美女。

    妈妈喜欢穿高跟鞋,尤其钟爱那种鞋跟10厘米以上的高级定制高跟鞋,这让

    本就高挑挺拔的妈妈显得更加的耀眼,而且带给周边的男人一种强大的压制力。

    妈妈在跟雁婷阿姨聊天的时候曾半开玩笑说过,让很多无聊男人闭嘴的办法,就

    是你比他高一个头。

    「拜拜」。妈妈已经挂断了电话。此刻,那双让无数男人神魂颠倒的颀长美

    腿就停在离我不到10厘米的地方,静默着。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以及全身血液往脑袋上涌来的膨胀感,

    我紧紧屏住了呼吸,丝毫不敢挪动。

    咔啦~柜门被打开了一道缝隙,明亮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照在了我的右

    臂衣服上。我的身体瞬间被冷汗浸湿了。

    完蛋了,完蛋了,我要被妈妈发现了。我心中惴惴不安的想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却又被关上了。我听见妈妈自言自语的说道:「哦,

    应该是在这边」。旋即,是旁边的柜门开启的声音以及悉悉索索的翻找声,再接

    着,是衣服被仍在床上的声音和柜门关闭的声音。

    透过百叶格栅,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妈妈腰部以下的位置。只见妈妈背对着

    我弯着腰,似乎低头在床上整理着衣物。她的医生外套已经脱掉了,那穿着黑色

    西装短裙的丰臀正背对着我撅得高高的,里面那两瓣浑圆饱满的臀瓣随着她的上

    身动作微微颤抖着,似乎随时都要将裙子撑破一般。

    我的天哪,妈妈的屁股怎么会这么的完美,更为美妙的是,我竟然在不足10

    厘米的地方窥伺着这绝美的丰臀。上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妈妈的美臀,已经是

    两年多以前了,再次相见的刺激,让我兴奋不已。

    「拖鞋呢?啊哦,又忘在办公室了」。妈妈环顾着四周,没有找到拖鞋,

    「算了吧」。

    我正在想算了什么的时候,只看见妈妈的双手上收,似乎在解着什么,随即,

    是妈妈那件白色衬衣被丢在了床上,再然后,是一件精致的黑色蕾丝文胸。

    等等,等等,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妈妈在换衣服吗?。

    我的血液瞬间又涌上了脑袋,不,这次是小脑袋。我的呼吸再次变得急促起

    来,只觉得下体不受抑制的勃起了起来,直硬得涨疼。

    还没待我想好采取哪种偷窥姿势,只听见嗤啦一声,妈妈已经解开了西装短

    裙的拉链,随后抬脚轻轻一扯,那条裙子也被脱了下来。

    猝不及防间,两瓣浑圆饱满、几近全裸的肉臀就这样撞入了我的视野,那美

    肉被极薄的黑色包臀丝袜紧紧包住,透露出一股欲说还休的魅惑,两道黑色的细

    线呈丁字形在妈妈的后腰旋处交织,一道环住了妈妈雪白的腰部,另一道则贴着

    她的臀部勒入了那两瓣蜜桃般的臀肉深处。

    妈妈的屁股丰满挺翘,形态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太肥,少一分则太瘦,真真

    是堪称完美。在高跟鞋的作用下,她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紧紧绷直,严丝合缝的

    夹在了一起,丁字裤的细线没入这高耸的臀沟之后,便再不见了踪影。而极薄的

    黑色丝袜微微反射着灯光,让那美腿平添了几分的魅惑。

    紧接着,妈妈伸直双手,缓缓叉开腿,腰部款款往下沉去,做出了一个让人

    血脉偾张的90度压腰动作。

    柜中的我,只看见那妈妈两瓣雪白的臀瓣如同圣洁的花朵一般缓缓绽开,原

    本被夹紧的美腿和臀肉紧紧守护的神秘之丘也随着她的运动而缓缓暴露了出来,

    随着她下压的力度越来越大,紧窄的黑色丁字裤已经完全无法守护住那美妙的圣

    地,率先展露出来的,是细细的黑色绸带之下妈妈那枚精致粉嫩的菊门,随后,

    是那两瓣微微开启的饱满的阴唇。我只看见那丁字裤的细线随着妈妈的动作缓缓

    移动,最后深深勒入了她两瓣饱满粉嫩的阴唇之中。

    做了五六下压腰的动作后,妈妈用洁白的手臂轻轻抵住了自己腰部柔滑的皮

    肤,随后轻轻用力下滑,两手便已滑入了那包臀黑色连袜裤之中。她却并不急着

    脱去自己的丝袜,而是用双手在自己的臀部轻轻揉搓着,似乎对自己两瓣肉臀的

    弹性和触感极为满意一般。接着,她又轻轻合拢双手滑入自己的两腿之间,再用

    力将自己两瓣圆润的臀瓣向外掰开,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如此爱抚了良久,

    她这才缓缓的将整条丝袜脱去,全身只剩下那条黑色丁字裤和那双银色闪钻高跟

    鞋。

    此时,妈妈的上身应该也是完全赤裸了吧?在柜中的我,居然不着调的想起

    了这件事情。由于格栅视界的关系,我暂时没有看到妈妈上身的情况,不知道她

    那对浑圆饱满的乳房是不是随着半弯的腰肢而低低的垂着,不知道那两粒粉嫩精

    致的乳头是不是在微凉的空气中高高的挺立着。

    就在我胡思乱想间,随着妈妈双腿微一调整,黑色丁字内裤已经顺着她那雪

    白修长的美腿滑了下来,款款落在了地面上。格栅外,只见妈妈左腿迈了出去,

    右腿高跟鞋鞋却跟往后一挑,俏皮的用鞋跟向后挑起了那条薄薄的丁字裤。

    「唔……」随着妈妈口中一声舒服的低吟,她的整个人往前一倒,已经舒服

    的趴在了床上,右腿仍然高高挑着,那条黑色的丁字裤在重力的作用下,轻轻的

    挂在了她的脚踝之上,与那雪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格栅外恢复了平静,良久,妈妈始终没有动。透过格栅,我只看见她那头乌

    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光洁的美背上,正随着她的呼吸均匀的上下起伏着。

    妈妈,就这样睡着了。在她身边,散着几件换洗衣服和一条浴巾。

    我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阵难过和心酸。为了我的事,她日夜照看着我,已

    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我却是这样的没用,除了恬不知耻的偷看着她,却不能

    给她分担哪怕一丝一毫的压力。

    我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流淌。此时,这位赤裸着躺在我

    面前的女人是如此的圣洁,她那雪白的肌肤如同天使的圣光一般,将我心底那丝

    龌龊亵渎的想法涤荡得一干二净。

    我犹豫着,是不是要悄悄出去给妈妈盖点东西。可是,万一把妈妈吵醒该怎

    么办呢?

    就在我犹豫间,妈妈的电话响起来了,她迷迷糊糊的接起了电话,按下了免

    提按钮,边收拾衣服边轻声问道:「雁婷?」。

    「淑影姐,听说子澈没什么事了,晚上去曦芷香汀会所放松下吧」。

    「可是,」妈妈犹豫着。

    「姐,你别可是了,我已经问过孙护士了,子澈今晚要做雾化,得六七个小

    时」。

    「不光子澈,还……」。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关心子澈和陶院长,可是你已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医院

    了,再这样下去,我怀疑你要抑郁了。他们一个现在活蹦乱跳,一个被关在无菌

    仓里爱莫能助。行了啊,我一会就来接你。你收拾一下」。

    电话那头已是忙音。

    「这丫头,算了,正好本打算洗澡的,去那正好洗一下」。妈妈边自言自语

    着,边匆匆穿上了衣服,拨通了孙姝的电话。

    「孙护士,你在哪?子澈今晚的检查是怎么安排的?」。一阵哒哒哒高跟鞋敲

    击地面的声音,妈妈已经走出了房间。

    咔啦,确认妈妈走远后,我轻轻推开了柜门,闪身从衣柜中走出来,也向着

    护士值班室走去。

    「澈儿,你跑哪去了,怎么不在病房好好呆在?」。见到假装路过值班室的我,

    妈妈有些不安的拉过了我的手,轻声斥责了两句。

    「妈,我恢复得挺好的,醒来想见见您,就去您休息室找您了,是找迷路了,

    最后正要回房,就遇上了」。

    「这里还疼不疼?」。妈妈轻轻按压着我的腹部。

    「没事啦,妈妈,我好着呢」,看着妈妈关切的神色,我心中不由一阵温暖。

    「哟,都在呢」。款款走进来的,是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体检中心超声科的陈

    雁婷,我的雁婷阿姨,「子澈啊,你好些了么?阿姨给你买了水果和模型」。

    寒暄数句后,雁婷阿姨对我说道,「子澈啊,今晚我替你妈妈请个假,阿姨

    要带她出去买点东西。你妈妈已经半个月没有出去过了,我真担心她会闷坏去」。

    「雁婷……」妈妈轻轻打断了雁婷阿姨的话,似乎有些不悦。

    「妈……你是该出去走走了……」我轻轻说道,「我没事了,好着呢,而且

    有孙护士照顾我」。我冲妈妈点了点头。无论如何,那个姝雅会始终是个云山雾

    罩的炸弹,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我更难了解它的真相了。

    几个女人对我寒暄了几句,确认我没有问题后,妈妈这才把我托付给了孙姝,

    和雁婷阿姨一起出门了。

    回到病房,我迅速拨通了林荣豪的电话,「哥们,啥都别说了,来接我,带

    我去个地方」。

    「要不要这么拼命啊,哥们,你刚被人把膀胱捅爆不到两个星期啊。虽然说

    现在医疗技术发达了,可是你这样一个不小心可是要出人命的」。林荣豪那玩世

    不恭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别废话,快来」。我按断了电话,按响了护士的呼叫器。

    今晚的行动,必须要孙姝支持我,否则就露馅了。

    「陈雁婷约了淑影今晚去曦芷香汀?有意思。这个女人,和姝雅会到底有多

    深的瓜葛啊?本以为,她是给陶正直服务的呢。这张蜘蛛网的尽头,到底有着怎

    么样的密辛呢?」。

    看着手下报来的信息,身材丰腴高挑的女特工点燃了一根香烟,紧身的黑色

    连体皮衣在烟头的映照下微微泛出红光,恰似一只潜伏在黑影中的剧毒蜘蛛。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