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慕垂柳】—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二卷 第二十四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u>江月无言慕垂柳<u>我的<u>妈妈<u>江淑影第二十四章 淑人傲雪欺霜色,影彻云瑶月无华。

    作者:<u>cool325<u>。

    字数:10749。

    2017116。

    第二十四章淑人傲雪欺霜色,影彻云瑶月无华。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多月,天气愈发的寒冷起来,漫漫的雪花飘洒在空中,带

    给人一种末世的孤寂感。这是一个周末的清晨,也是一个让我寝食难安的日子。

    因为,雁婷阿姨要约<u>妈妈<u>去泡温泉,而我的爸爸此时已经去国外出差了。

    我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笼罩,陈雁婷,一定叫了陶正直。想到此处,我心

    中生起了一阵阵的紧张与不安,从来没有<u>一个人<u>可以像陈雁婷一样了解<u>妈妈<u>。而

    一个如此熟悉<u>妈妈<u>的女人决心要去帮助一个男人,恐怕那个男人并不是这么轻易

    的可以击败。

    雁婷阿姨跟<u>妈妈<u>交往了八九年了,两人好得赤裸相对甚至暧昧接吻嬉戏都不

    会觉得难堪,她太了解<u>妈妈<u>的每一个心思,太了解<u>妈妈<u>的每一个弱点。不行,我

    的心中越想越乱,终于我决定,我要和<u>妈妈<u>一起去温泉。

    澈儿,你今天陪<u>妈妈<u>一起去泡温泉吧。正当我想着这事的当口,<u>妈妈<u>却

    似乎与我心有灵犀一般,把我想说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好啊,<u>妈妈<u>。我心中一阵窃喜,一改以往对泡温泉的消极态度,忙不迭

    的答应着。

    明月温泉位于江南省与江北省的交界处,从我家开车过去大概要3个小时。

    由于雁婷阿姨是去江北开会然后直接赶赴温泉,所以一路上只有<u>妈妈<u>和我2人。

    <u>妈妈<u>开着车风驰电掣般的在高速上疾驰。我痴痴的看着<u>妈妈<u>绝美的侧颜,一

    时间竟然恍惚了,我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担忧和无力,我生怕我亲爱的<u>妈妈<u>无

    法抵挡有心人的圈套,可是我却又无能为力。

    <u>妈妈<u>。我轻声说道,你不会不要我和爸爸了吧。

    <u>妈妈<u>噗嗤一笑,伸出手弹了一下我的额头,傻儿子,你和爸爸是<u>妈妈<u>的宝

    贝,我怎么可能不要你们呢你怎么会这么想。

    没什么。我勉强着笑了一下,在座椅上沉沉睡去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车子在黄昏时分到达了目的地。目的地位于云瑶山的中

    部,海拔达到两千米,常年云雾缭绕。在蜿蜒绵长的山脉中,分布着多个高度不

    一的山谷,自东向西自低向高呈现出春夏秋冬四种季节气候。我们去的明月温泉

    便是位于常年冬季气候的冬月谷中。

    啊站在开阔的谷底,望着一望无垠的皑皑白雪,呼吸着甘冽清冷的

    空气,我和<u>妈妈<u>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心旷神怡的呐喊,这里实在太美了。

    两位身穿汉服的美女趋步上前,引导着我和<u>妈妈<u>往古色古香的温泉酒店里面

    走去。

    江女士,陶先生和陈女士已经等候您多时了。侍女恭敬的说着。

    陶先生,听到这三个字我的心中猛然一沉,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姓陶的真

    的跟过来了。我暗自为自己过来的决定而庆幸,同时心底也升腾起了一股莫名的

    紧张感,我<u>一个人<u>斗得过这个老练的男人吗。

    走进温暖的酒店大堂,我接过了<u>妈妈<u>脱下的风衣捧在手中。眼前一对俊男靓

    女的背影出现在我面前,男性看上去很年轻,身高超过1米85,女性身高约1 米

    65,脚下穿着一双过膝高跟皮靴,身材看上去很是高挑性感。

    淑影姐,你来啦。雁婷阿姨如一阵风般扑入了<u>妈妈<u>的怀中,亲昵的和妈

    妈打着招呼。

    身边的年轻男人看到我的出现略微一怔,随即恢复了春风般的笑容,淑影

    姐,你把子澈也带来啦。正好,我们四个人可以凑一桌麻将了。

    他风趣的话语惹得雁婷阿姨和<u>妈妈<u>一阵窃笑。

    开这么久车累死我了,雁婷,你先带我去房间,我要洗个澡。

    雁婷阿姨与陶<u>院长<u>对视了一眼,面有难色的说道,淑影姐,我们来晚了,

    原本定的房间被人占了,不过还好我们还是抢到了一间套房。房间里有两张床,

    本来我打算我和你一床,陶<u>院长<u>一床。现在子澈在这里,两个人都这么高大,我

    们准备让子澈睡一张床,陶<u>院长<u>说他可以<u>睡客<u>厅的沙发。不过卫生间只有一个,

    要凑活一下了。

    <u>妈妈<u>是个极为注重私密性的人,听到这里她有些迟疑,可是想到现在是旅游

    旺季,估计再去和前台交涉也于事无补,所以她最终还是答应了。

    当陶<u>院长<u>推开房门时,<u>妈妈<u>却大感难堪起来。虽然这是间一室一厅的套间,

    可是客厅和卧室间根本没有房门,而更尴尬的事,卫生间的墙是半透明磨砂玻璃

    墙,在里面洗澡上厕所基本都能看到影子,毫无隐私可言。

    这<u>妈妈<u>咬住下唇,有些迟疑了。

    淑影姐,我和前台吵了好久,这才抢到了这个套间,这两天实在是没房间

    了,要不,我们凑活一下吧。反正子澈也在这里,没人敢欺负你。雁婷阿姨说

    着,已经把<u>妈妈<u>的小包抢先拎进了房里。

    <u>妈妈<u>蹙了蹙眉,没有再说什么。

    淑影姐,你要不要洗个澡休息一下再去温泉雁婷阿姨问道。

    看着那半透明的玻璃墙,<u>妈妈<u>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我等下直接去温

    泉里洗好了。

    那我们直接换衣服去温泉吧。雁婷阿姨高兴地说道。

    好。<u>妈妈<u>点了点头。男士回避下吧。

    好,子澈,我们去门外等。陶<u>院长<u>非常干脆地答应了。

    我跟着这个陶正直不情不愿的走出了房门,他是一个非常健谈的人,一路上

    不断和我扯东扯西,我不得不承认,即便我对他带着极大的防备,可是他的言谈

    举止却实在让人恨不起来。

    对了,子澈,我给你带了一件礼物。陶正直从旅行包中拿出的一件物事

    瞬间让我眼睛发光了,这是限量款的星际战舰乐高积木,昨天才发行的,而且在

    全球仅仅只发售500套,而我,正是一个狂热的乐高爱好者,这倒不是说我童心

    未泯,而是因为我喜欢那种自己设计改造并且动手拼制出来的成就感。

    年轻人的思想就是简单,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大好起来,和陶正直的话也多

    了起来,让我惊奇的是,他对乐高积木也很有研究,并且说下次要带我去看他家

    里2米5高的巨型高达完全是他亲手制作。

    不得不承认,他的一些<u>小手<u>段,迅速拉近了我们的距离。那时的我,并不知

    道他到底会是怎么一个男人,也从未细想过他为什么就凑巧知道我狂热的爱好乐

    高积木和手工制品。

    陶正直和我在公共浴室换好衣服、披着浴巾来到了进入园区的第一个池边。

    两个身材高大的帅哥自然是吸引了一路女性的目光,有两个胆大的女性甚至

    主动过来和陶正直搭讪,很快的,在我们身边就聚拢了四五个年轻女孩子。

    喂,帅哥,你怎么不脱衣服啊看到陶正直还披着浴袍,整个人捂得严

    严实实的,一个女孩子忍不住催起他来。

    这个嘛,嗯,这个,没什么。怕你们控制不住。哈哈哈。

    哇,是不是真的啊可别是小弟弟啊。一个穿着高开叉和大露背泳衣的

    美艳女人夸张的叫了起来,给我们看看啊,别到时候你是银样镴枪头啊。

    这种公然的调情让我的脸都红了,而陶正直却毫不以为意,边和他们打情骂

    俏,边用目光紧紧注视着入口的方向。

    终于,一个身披与众不同的紫色真丝浴袍的美丽女人从入口走了过来。这个

    女人裸足身高足有1米75,身材高挑、秀发高高盘起,略施粉黛的脸蛋上自然而

    然的浮现出一种雍容大度的气场,柔滑的真丝浴袍下摆露出白玉般的大腿,她所

    走之处,所有人都停下了交谈,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曼妙的背影。

    各位女士,这就是我所说的最最尊贵最最美丽的客人,抱歉,我剩下的时

    间必须用来陪她。陶正直在一瞬间收起了原本的谈笑风生,略带严肃的如绅士

    般向<u>妈妈<u>一鞠躬,再也不理周围的莺飞蝶舞。

    <u>妈妈<u>的容颜是如此的美丽,竟然让一旁的雁婷阿姨都被所有人忽视了。那些

    女人们同样被<u>妈妈<u>的容颜与气场所震慑,一时间竟然都呆在了当场,眼睁睁看着

    陶正直非常有礼貌的引导着<u>妈妈<u>朝一边僻静处走去。

    淑影姐,这里是温泉的vip区域,不会像外面那样人来人往。

    其实人多热闹点更好啊。<u>妈妈<u>似乎对陶<u>院长<u>的话不以为意,可是她的眼

    神,却已经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了。

    这处温泉位于一处山谷的半山腰处,两侧是高耸的云瑶山脉,前方则是一片

    平缓开阔的长坡,长坡上长满了葱葱茏茏的树木,那树木蜿蜒二三十公里后陡然

    消失,整个山谷自此被齐根斩断一般,再往前看,已是悬崖峭壁。在那目力不可

    及的远方,依稀有一些烟墨色的山峦起伏。

    好一处开阔的胜地,果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就连我的思绪和胸怀

    也似乎豁然开朗了一般,心情莫名的变得非常愉悦。

    落日将那长坡和右侧山谷洒上一片金黄后隐去了最后的余晖,天色渐暮。

    喂,我们还站着干嘛,脱衣服下水啊,富硒温泉,美容的啊。雁婷阿姨

    在旁边催促着,已经率先脱去了浴袍,露出了里面玲珑有致的胴体。

    尽管雁婷阿姨带我去过很多次水上<u>乐园<u>,但是自我雄性意识觉醒以来,这还

    是第一次,此时,我被眼前的曼妙的身影深深吸引了。黑色连体高开叉泳衣呈x

    形包裹着那具雪白的胴体,那泳衣是如此的暴露,仅仅能够包裹住了她的半个乳

    房和美臀,75d的美乳软软的颤颤的半露在窄小的胸罩外面,似乎随时要喷薄而

    出。顺着饱满的乳房向下看去,是她暴露在外的平坦小腹和精致的肚脐眼,肚挤

    眼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打上了一个小巧精致的镶钻脐环。再往下看,则是一片薄

    薄的布条包裹着的饱满阴户,她的穴瓣是如此肥厚,以至于隔着泳衣现出了一道

    深深的耻丘。

    虽然比<u>妈妈<u>的倾国容颜还有差距,可是她已经算是女中极品了。

    快脱啊雁婷阿姨有些撒娇的看着<u>妈妈<u>跳着脚,一对大奶子在我眼前不

    住的晃荡着。

    这不同于公共浴池的人来人往,密闭的空间总是让人有些难堪,更

    何况要在这密闭空间中脱下衣服露出自己姣好的胴体。<u>妈妈<u>抓着浴袍的襟领,心

    中涌起一阵羞意,感觉略微有些尴尬。

    哎呀,陶<u>院长<u>,你先来,你是男人雁婷阿姨在一旁起哄了起来。

    陶<u>院长<u>似乎也有一些尴尬,捂着浴袍不肯动。

    陈雁婷可不管这么多,直接铺入了陶<u>院长<u>的怀里,一手扯过他的腰带,一手

    去拉他的浴袍,这一动作实在突然,陶<u>院长<u>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就在浴袍落地的一刹那,两女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只见陶<u>院长<u>一身健壮的肌肉和8块腹肌在两女的面前显露了出来,但这不是

    重点,更为关键的是,在他那紧身的泳裤包裹处,隐约盘绕着一团硕大的圆柱形

    物体,那团东西似乎不太好摆,朝上摆是一定会长出裤腰的,所以他干脆向着右

    侧摆着,可是那长度都快歪到他的泳裤裤脚边缘了。

    我暗自震惊着,这个男人的阳具如此巨大,竟然看上去和父亲的不相伯仲。

    哇,淑影姐,你看,他那里好大啊,可以盘到腰上去了。陈雁婷夸张的

    叫了起来。

    说什么呢。<u>妈妈<u>被雁婷阿姨赤裸裸的言语吓了一大跳,涨红了脸背过身

    去。

    我先下去了啊。我明显看到陶<u>院长<u>那条巨茎正在缓慢的膨胀勃起,为了

    避免更加难堪,他赶忙跳进了温暖的池水中。

    好啦,淑影姐,都来这了,别扫了大家的兴,我来给你脱吧。雁婷阿姨

    在旁边吹着风。

    喂你帮谁说话呢。<u>妈妈<u>低低哼了一声,侧过脸去对着陶<u>院长<u>,开始

    脱起了衣服。

    <u>妈妈<u>身上穿着一件极为普通和保守的蓝色连体泳衣,连内裤都是平角的,然

    而即便是这么一件平凡的泳衣穿到了她挺拔高挑的娇躯上,仍然发出了炫目的光

    彩。

    光滑面料包裹下的<u>妈妈<u>那饱满双乳和挺翘肉臀似乎随时要喷薄而出一般,随

    着<u>妈妈<u>的走动而一下一下晃动着。

    陶<u>院长<u>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异样的神采,旋即不动声色的融入了他一贯以来温

    和的笑容中。

    怎么样,这处崇山峻岭中的温泉水质很不错吧陶<u>院长<u>并没有去赞美妈

    妈,反而是将话题岔开了。

    <u>妈妈<u>的粉脸被温泉泡的有些红了,她点头应了一声,说,骊山汤,旧说三

    牲祭乃得入,可以去疾消病。不知当时的古人可否。

    古代帝王,纵是大唐盛世之君,也只知道骊山之温泉冠绝天下,可是淑影

    姐你知不知道,今天这处高山温泉,却是远胜当年的骊山汤。

    嗷<u>妈妈<u>微微蹙眉,做沉思状。

    哈哈哈。陶<u>院长<u>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一枝玫瑰递给<u>妈妈<u>,说道,请美

    人收下这支玫瑰,所有秘密,便会一一为你呈现。

    <u>妈妈<u>接过这支玫瑰,只觉得入手冰凉却温润,再细细一看,那物事竟然是用

    一块通体美玉雕琢而成,美玉外面翠绿色的部位被精心雕刻成了绿叶的形状,而

    中心那一团如血般浑厚的红色玉髓,则被雕刻成了花瓣,整个物件说不出的圆润

    精致。

    当年这里是一座陨坑,在清朝末年本地村民在这里开荒时掘出了温泉,后

    被总督所知,派人在这里修建了这座温泉行宫,想要讨好皇后,刚刚建好却爆发

    了大革命,很快是军阀混战,这里也就不为人知了。近些年旅游热潮再起,这个

    地方便被再次拿了出来,很快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温泉度假胜地。

    在修建行宫过程中,人们发现了一座小型玉石矿脉,那矿脉以陨坑为圆心

    分布,共开出了近千吨原石,外围是白玉,越往内越翠,而这红玉髓刚好位于陨

    坑的中心下方,仅仅有拳头大小。负责雕刻的工匠是当时清朝最有名的玉匠丁逸

    盛,原本是想效仿着雕一件类似紫禁城中的翠玉白菜的物事,却鬼使神差的将玉

    石从中砸裂开来,这才发现了里面红彤彤的髓心,最后他仿着当时西洋画上的景

    象,用残玉雕了这株美玉玫瑰。再后来这玫瑰被收入了宫中,在大革命时期又辗

    转流落民间,最后才到了我的手中。

    <u>妈妈<u>张嘴要说什么,陶<u>院长<u>却抢先说道:淑影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

    过,在你还给我之前,请你先用这玫瑰为钥,欣赏一下这温泉的秘密,再来决定

    它的归属,如何。

    陶<u>院长<u>爬上了泳池,披上了浴袍,随后很绅士的将手递给了<u>妈妈<u>。<u>妈妈<u>略一

    迟疑后,伸出手握住了他那宽厚的手掌,走上了靠近长坡一侧的池阶。当她赤裸

    的玉足踏上那一侧的池阶时,只觉得一股温润光滑的感觉自足底传来,完全不是

    刚才另一侧的石阶粗硬的感觉。

    似乎读懂了<u>妈妈<u>的诧异,陶<u>院长<u>微微一笑,说:这个方向的台阶,就是用

    当年的美玉雕刻而成的,每一块石台上都刻有纷繁复杂的龙凤祥文,寓意着对帝

    后的祝福。他轻轻牵着<u>妈妈<u>的手朝着那片长坡走去,似乎就要踏入了百尺的虚

    空一般。<u>妈妈<u>吓得用力往回拉住了他的手,生怕两人就此落入虚空。

    淑影姐,请你相信我,闭上眼睛,让我牵着你走,直到我叫你睁开眼。

    陶正直的话语变得和缓和富有磁性,那声音是那么的好听,就连我也被吸引

    了,呆呆的看着台边的两个人。

    如同被<u>催眠<u>一般,<u>妈妈<u>闭上了双眼,任凭陶正直握住她的右手,一步一步缓

    慢的向虚空中走去。而我,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二人在一片黑暗的虚空中越走

    越远,越走越高,似乎,要走上那云端尽头的琼楼玉宇。

    好了,睁开眼吧。那充满磁性的男声似乎从云端响起,<u>妈妈<u>顺从的睁开

    了眼睛,却瞬间吓得紧紧抱住了身边的男人。此刻,她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悬

    浮在了半空中。

    可是,脚下这坚实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不对,这不对。<u>妈妈<u>轻轻咬了一下

    舌尖,摆脱了长时间闭眼后的混沌状态,再次细细定睛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其实

    是站在一个高高的玉石台阶上,那玉石显然是极好的材质,竟然接近水晶般的纯

    澈透明,再加之天上厚厚的云彩遮住了月光,让<u>妈妈<u>产生了失重的错觉。

    陶正直敏锐的感觉到怀中的躯体仅仅抱住他5秒后就松开了他的怀抱,这恐

    怕让他暗暗诧异不已,我不知道他曾经带多少个女人来过这里,但我知道,<u>妈妈<u>

    是最快恢复理性的那个。

    恰在此时,晚风吹散了浮云,一轮明亮的满月自厚厚的云层后显露了出来,

    月光如水银般顺着台阶逐级而上,逐步映射到了两人脚下的星台上。这星台是如

    此精致透彻,就连在下面的我和雁婷阿姨也不禁暗暗称奇。

    淑影,请你把这支玫瑰插在这里。陶正直轻轻指了指正中间沐浴着月亮

    辉光的一尊白玉雕像,这尊雕像平时被浴池的顶盖和树木所遮蔽,只有站在这个

    地方才能清晰看到。

    当<u>妈妈<u>看到那尊白玉雕像时,不由得呆了。那是一尊美人的半身雕像,鹅蛋

    脸,浅黛眉,一汪星眸流转闪烁,那,不正是古装版的自己吗。

    这。

    我只能说,这是天意。陶正直看到<u>妈妈<u>递过来惊奇的目光,嘴角露出了

    一丝温柔的微笑。

    <u>妈妈<u>端详了那雕像半晌,无论容貌、身材,甚至那在唐代仕女服下那如隐若

    现的美乳和乳沟,活脱脱就是按自己的模样雕刻出来的。太像了,世界上怎么会

    有如此巧妙之事呢<u>妈妈<u>沉思着,以至于忘了将玫瑰放在那雕像之上。

    陶正直从后面轻轻虚抱住了<u>妈妈<u>,握起她那拿着玫瑰的右手,轻轻递到了白

    玉雕像的手上。

    星月的光辉照射在了那株玫瑰上,一粒粒耀目的光珠如同有活力一般流淌起

    来,待流到了花瓣的边缘,又重新汇集成一道道光线,将星月的光芒折射向四面

    八方。

    随着光线的折射,虚空中的玉台表面也开始流淌起星月的银辉,在<u>妈妈<u>脚下

    的石台上,渐渐浮现出一个花纹繁复的纹路,月光透过玫瑰上红色玉髓后将纹路

    烘托成了耀目的红色,那红色在虚空中流淌着,最后化为了一个古朴的同心结,

    在同心结上,还隐隐刻有龙凤的花纹。

    <u>妈妈<u>站在同心结的左边,陶正直站在同心结的右边。

    与之同时,长坡上亮起点点灯光,蔓延了数十公里,朦胧间我在下面看不真

    切,而站在玉台上的<u>妈妈<u>却清晰的看到那点点光影汇聚成了一首诗:

    淑人傲雪欺霜色,影彻云瑶月无华。

    这是为我准备的吗<u>妈妈<u>捂住了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表

    达自己的感情。

    只为你<u>一个人<u>。我的先祖,就是那位修建行宫的总督。这里的一切,都属

    于我的家族,它的毕生,都只为等候你的到来。陶正直的双手轻轻搂住了<u>妈妈<u>

    的肩膀,身体悄无声息的向<u>妈妈<u>靠去,那滚烫的唇,几乎快要贴在了<u>妈妈<u>赛雪的

    肌肤上。

    不知道这白玉雕像上有没有提诗呢我们去看看。<u>妈妈<u>却忽然若有所思

    的扯着陶正直的衣袖,围着雕像找了起来。

    一阵晚风拂过,空气中那股暧昧的气息似乎也被稀释了许多。陶正直呆立在

    原地两秒钟,随即脸上再次扬起了和煦的微笑,任由<u>妈妈<u>拉着他的衣袖围着雕像

    转了起来。

    随着人影幢幢,那红色同心结的形状似乎也被扰乱了。

    哇,好漂亮啊,雁婷你也要上去看看。<u>妈妈<u>很开心的对雁婷阿姨说。

    哎呀,我倒是想去,可是人家陶<u>院长<u>不给我这个机会啊。雁婷阿姨娇嗔

    着,一双妖媚的眸子望向陶<u>院长<u>。

    走吧,我带你去。陶<u>院长<u>脸上挂着招牌般的笑容。

    不要不要,你们都去过了。我和子澈去。来,澈儿,陪你姐姐去看看。

    没等我说什么,一双柔软的手已经抓住了我的手掌,不待我分说,将我拽离

    了池面,拉着我直向那玉石堆砌的台阶而去。

    雁婷阿姨今天穿着的那件黑色连体高开叉泳衣实在太暴露了,我眼睁睁看着

    那块挡住她美臀的小小布料慢慢被两瓣高耸浑圆的肉臀夹了起来,最终几乎变为

    了丁字裤的样式,只在两瓣丰满的雪臀之间留下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黑色布条。我

    心猿意马的看着雁婷阿姨近乎赤裸的雪白屁股在我面前一左一右的摇摆着,还在

    随着她的步伐发出着轻轻的波动,一股股带着她体温的臀香时不时铺面而来。

    泳衣上仅有的前后两道x形布料完全无法遮挡雁婷阿姨的曼妙身材,她那雪

    白的美背和光滑的腰臀部美肉在黑色布料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的耀眼,偶尔抬手时

    从侧面露出的饱满乳球则和几乎赤裸的肉臀一起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

    啊走不动了。雁婷阿姨走得太急了,没几下就开始娇喘起来,当她

    俯下腰的时候,我看到那似乎深不见底的泳衣中有两团白色美肉正随着她急促的

    呼吸颤抖着。

    好大的奶子啊,我心里乱想着。

    喂,你在看什么啊雁婷阿姨又羞又气又好笑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她已经直起了身子,半边乳房却仍然鼓鼓的露在外面。

    没,雁婷阿姨,没什么啊。我涨红了脸。

    你可别骗我,让我摸着你的良心听听你说什么。一股好闻的发香拂过,

    她已经将头埋在了我的怀中,光滑的脸颊贴在我的胸膛上。

    现在,柳子澈,你在重复一遍,你刚才在看什么。

    我只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其中有我偷窥被戳破的原因,也有被这种

    暧昧所激起的兴奋。

    没,没看什么。我嗫嚅着。

    说谎,你的心跳怎么这么快。雁婷阿姨抬起头,那粉红湿润的嘴唇几乎

    贴到了我的嘴边,一股兰麝般的唇香从她的口齿间飘散了出来,她就这样毫不避

    讳的盯着我的眼睛。

    我我还想在分辨几句,却只感觉下体一紧,一只手紧紧攥住了我那

    早已坚硬如铁的肉茎。

    啊我发出了一声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呻吟。

    小坏蛋,你还说谎,你的鸡鸡都这么硬了。雁婷阿姨如翦水秋瞳般的美

    眸紧紧盯着我的眼睛,说,你刚才是不是看到阿姨的乳房勃起了。

    我不待我开口,我只感觉我的裤腰被人扯开,随即,一只冰凉的小

    手探进了我的裤裆之中,准确的握住了我那高高勃起的肉茎,并且上下套弄了几

    下。

    这是什么雁婷阿姨扬起手,湿亮的水痕在她的手掌上发出反光,一道

    清亮的液体粘连着我的下体和她的手掌。

    一根如兰麝般的丁香小舌搅进了我因为惊讶而半张的口唇,一股兰香自雁婷

    阿姨的口腔中逸散开来,我只觉得口腔中一暖,下意识的含住了那湿滑香甜的软

    物。与之同时,那冰凉的<u>小手<u>再次滑入了我的裤裆中,抓着我粗大的阴茎开始套

    弄了起来,很快的,第二只<u>小手<u>也加入了套弄的队伍。

    子澈长大了呢。那时候看你小时候洗澡的照片,感觉你的鸡鸡好小,比阿

    姨的<u>小手<u>指还小,想不到,现在竟然这么大了,阿姨一只手都握不过来了。

    我毫不客气的将雁婷阿姨温软的嘴唇与舌头一道含入了我的口腔中,用力的

    吮吸了起来。同时,我的手本能的将她搂进了我怀中。她的泳衣腰部正好是镂空

    的,光滑的肌肤如绸缎一般的光滑,我忍不住将手从泳衣的镂空处插了进去,顺

    着她那圆润的腰臀部曲线,一下就滑到了那刚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大屁股上,

    好大,好软,我一个没控制住,不由自主的用力抓了起来。

    啊雁婷阿姨发出了一声惊叫。随即是下面<u>妈妈<u>一声关切的问话,

    雁婷,怎么啦。

    啊,没事,刚才有个<u>虫虫<u>飞过去,吓死我了,还有子澈把<u>虫虫<u>打跑了。

    雁婷阿姨边说着,边挣脱了我的怀抱,羞红着脸看着我,低声娇嗔道:毛

    手毛脚弄疼我了。

    对不起,雁婷阿姨。我也低声向她道歉。

    哪有这么便宜。她一口含住了我的左乳,丁香小舌在上面打着圈,吮吸

    着,随后舌头吮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直到我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

    低吟。

    啵的一声,她的唇离开了我的左乳,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清亮的唾线,以及,

    我左乳上一个深深的吻痕。

    不准对你<u>妈妈<u>说起今天的事,也不准在没有阿姨许可的情况下乱摸,知道

    吗雁婷阿姨严肃的对我说着。

    知道了,雁婷阿姨。我紧张的答应着。

    噗嗤,年轻人就是冲动,我要是哪天脱光了在你面前,你岂不是当场会跑

    马啊她发出了一声轻笑,不再说什么,拉着我直走向了星台。

    跑马是男孩子常用的词,意为在极度性兴奋状态下不可控制的射精,或着遗

    精。

    想不到,雁婷阿姨也知道。

    澈儿,你抱抱阿姨。依靠着星台的边缘,雁婷阿姨放下了盘起的秀发,

    任凭晚风将它吹乱。不知道何时起,她竟然像<u>妈妈<u>一样叫起我澈儿来。

    我从后面轻轻抱住了这团温软的肉体,双手局促的停在她的小腹上,不敢用

    力。

    噗嗤,雁婷阿姨笑了,想摸就摸啊,憋着这么难受干嘛说完,整个人

    向后一倒,头微微侧过来,芳香的嘴唇含住了我的嘴,右手鼓励似的将我的手压

    在了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上,抬起的左手则向后环住了我的脖子,柔软的手掌在我

    脖颈间轻轻来回摸索着。

    这里怎么会这么硬啊她俏皮的撅了撅屁股,微微调整身体,竟然用两

    瓣丰满的肉臀夹住了我坚挺硕大的肉茎。她的肉臀轻轻的上下前后摇晃着,舌头

    也愈发用力的在我的口腔中来回搅动起来。

    澈儿,你的鸡鸡好大好硬啊是谁把它弄硬的。

    是,是雁婷阿姨。

    我怎么能把它弄硬呢。

    雁婷阿姨你抓着我的鸡鸡它就硬了。

    那我再抓一下,看看它会不会更硬好不好。

    雁婷阿姨柔软的身体在我怀中转了过来,一团饱满的软肉紧紧顶住了我的胸

    膛,好柔软、好坚挺,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胯下猛地用力,将如火般滚烫的肉茎向她的下体顶去。

    恩啊你顶到阿姨的,阿姨的雁婷阿姨一只脚抬起紧紧盘住

    了我的身体,整个人则近乎瘫软的倒在我怀中,任凭我一下一下的用肉茎摩擦着

    她的下体。

    恩不告诉你啊快一点澈儿动快一点雁婷阿姨不肯

    说出那羞人的两个字,只是更加用频繁的用大腿夹着我的屁股。

    我的手没有再次滑入雁婷阿姨的泳衣中,年轻青涩的我生怕又再一次弄疼了

    她。

    只得就这样顺应她的节奏用我粗硬如铁的肉茎一下一下的摩擦着她不肯言说

    的妙处。

    澈儿,你的鸡鸡好大,以后肯定比你爸爸的更大。用力,澈儿。她伸出

    湿润的舌头用力舔着我的耳洞,让我浑身酥软。我的天哪,雁婷阿姨怎么会知道

    我身体的每一个敏感地方。

    唔啊雁婷阿姨将头埋在我的胸膛间,发出了低低的闷哼,时而

    又用那温软的嘴唇和舌头吮吸着我的乳头,挑逗着我喷薄欲出的神经。

    啊啊澈儿毅哥啊啊毅哥哥雁婷阿姨口中

    含混不清的喊着一个我听不清的名字,高速的摆动起那丰满的肉臀,一下一下用

    力的摩擦着我的肉茎。

    伴随着她身体的高速痉挛,我只感觉一股暖流自她的下体激射而出,整个浇

    在了我滚烫的肉茎上,温度的变化打破了我苦撑的平衡,我只感到一股温热自我

    敏感不堪的龟头上传播开来,带着无法言说的酥麻蔓延到我的全身,最终重新凝

    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扯动着我茎身上的括约肌,我的睾丸急剧收缩,一股暖流

    自下腹部涌起,似乎所有的热量都汇聚到了我那青筋毕现的肉茎之上。

    啊我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嘶吼,一把扯下裤子,掏出粗大的阴茎对准

    雁婷阿姨的肚脐眼,一股股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全都喷到了这个熟年少妇雪白

    的肌肤和黑色的泳衣之上。

    整个射精过程持续了半分钟之久,最让我满足的是,当我射精的时候,雁婷

    阿姨那勾魂摄魄的眸子一直一动不动的盯着我,眼神中有说不出来的魅意。

    雁婷阿姨用手指轻轻把我的精液抹开,就像护肤霜一样抹在自己光洁的皮肤

    上。那一股股粘稠白浊的液体自她光洁的皮肤上缓缓的滴落,很快打湿了她的大

    腿。

    臭子澈。她紧紧扑在我的怀里,在阿姨身上射这么多。

    对不起,雁婷阿姨,我。

    别废话,先陪阿姨在上面多呆一会,等你这些精液干了以后我们再偷偷下

    去。雁婷阿姨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屁股,又补充道:今天的事谁也不许说,你

    的<u>妈妈<u>、你最好的朋友都不能说,否则,否则就没有下次了,知不知道。

    恩我心中一喜,看雁婷阿姨的意思,只要我保密的话,是不是还有

    下次啊。

    今天是阿姨没控制住情绪,以后我们尽量不要有下次了。雁婷阿姨表情

    严肃的看着我,良久后,突然又噗嗤一笑,你哭丧着脸干嘛我说的是尽量。

    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不准胡思乱想,说不定哪天雁婷阿姨开心了,就奖励你一

    下。

    好啊我一把搂住了雁婷阿姨。

    在山下某一个小学就要挑灯苦读的小朋友桌上,摆着一册厚厚的语文课本。

    小朋友稚气未脱的脸上充满疑惑问<u>妈妈<u>,<u>妈妈<u>,什么叫乐不思蜀呢。

    他的<u>妈妈<u>笑着说,这里面呀,有一个典故。话说蜀国被灭国后,刘禅被敌

    国的司马昭软禁,司马昭故意经常安排蜀国的节目,在旁的人都为刘禅的亡国感

    到悲伤,而刘禅却欢乐嬉笑,无动于衷。有一天,司马昭问他说:是否会思念

    蜀地刘禅回答说:这里很快乐,不思念蜀国。

    乖儿子,你说刘禅糊不糊涂呀末了,<u>妈妈<u>摸摸儿子的头,引导着他举

    一反三。

    糊涂小朋友斩钉截铁的给了<u>妈妈<u>一个满意的答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