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七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七章 云瑶星陨

    作者:cool325

    2727

    字数:54

    第七章 云瑶星陨

    许强接下来的这句话,让苏老师感觉重新跌了谷底。

    「后天晚上,我有一个活动,你到云瑶会所来,穿漂亮点。过了今晚,你要

    的东西,我会给你,作为交换,以后你要随叫随到。」

    「不是只有一次吗」苏老师惊愕的叫着。

    「一次就想换你丈夫3年的自由,你觉得可能吗」许强冷冷的说道,眼神

    中透露出逼人的精光。

    苏老师沉默了,她很清楚,现在自己是砧上的鱼肉,根本没有任何讨价还

    价的空间,等待时机找脱身的机会才是最正确的,只要丈夫出来,大不了举家

    逃走好了。苏老师默默的想着。

    跌跌撞撞到了家中,苏老师觉得浑身无力。为了保护女儿免受骚扰,已经

    送她到外婆家去了,儿子此刻应该正在学校上课,以往温馨的家中此刻显得空空

    荡荡冷冷清清。

    刚才发生的事情如倒映一般一幕幕浮现在脑海,心中屈辱绝望的感觉和下体

    传来不可抑制的生理快感让苏老师心中涌起了一股无法描述的感觉。她抱着头蹲

    在浴缸中无助的哭了起来,随后疯狂的一遍又一遍的清洗着自己的身体,似乎要

    将刚才的屈辱全部洗去。

    傍晚时分,破天荒的,丈夫从看守所居然打来了电话,「老婆,今晚我被安

    排转到了第一看守所的单人房,竟然还加了餐,并且被允许每周给你打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丈夫兴奋的声音。

    挂断电话,苏老师沉默无语。第一看守所是关押经济犯的地方,条件比第二

    看守所要好上很多,她明白,这一切是许强在向她传递着信息:只要听话,一切

    都好商量。

    ****

    时间很快到了第三天,是许强要求苏老师赴约的日子。上午点,苏老师收

    到了许强的短信,内容很简单:「云瑶会所,v666房,晚上8 点。务必打扮漂亮

    点。」

    尽管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苏老师的心中还是轰的一

    声惊雷响起,该来的,终究躲不过吗

    可悲的是,除了妥协,她没有任何办法。

    苏老师曾经听说,云瑶会所是位于城郊云瑶山的一座私密会所,市里面几个

    领头人物都是那里的幕后老。

    她还曾听说,有一些颇有姿色的女老师是那里的常客,而去了那里之后,她

    们的级别和地位都是蹭蹭的往上拉。

    她隐隐约约觉得那个地方不简单,但心中还是抱了一丝侥幸,也许,只是普

    通的吃一顿饭,再严重的情况也不过就是被许强强奸,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匆匆下课到家中,苏老师开始打扮了起来。她从衣柜中找出了一件蓝色高

    领毛衣和牛仔短裙,那紧身的毛衣将她的浑圆的胸部和纤细的柳腰勾勒得纤毫毕

    现,充满魅惑。

    旋即,她又轻声叹了口气,将目光投射到了另外一件白色v 领露背晚礼服上。

    这件晚礼服是一年前她作为学校晚会持人的服饰,她很喜欢,可是也觉得

    太暴露,一直不敢再穿。也许,这件更适今晚的场。不知道为什么,苏老师

    竟然鬼使神差的选择了这件美丽又暴露的衣服。

    换好了衣服,镜中出现的是一个高挑的美女。她的头发高高盘起,两缕长长

    的鬓发垂在雪白的粉脸旁,一朵美丽的黑纱头饰点缀在发髻之间,整个人显得知

    性又干练。

    美女的脖子上一条白金镶钻的水滴形吊坠,那个吊坠就像一滴晶莹的泪水,

    静静停留在人心口的位置。

    再往下,是一袭得体的白色v 领晚礼服。晚礼服低低的开口间,暴露出了两

    座洁白高耸的乳峰。

    镜中的美女轻轻一转身,一片雪白的肉光将这个镜子都照亮了。这件晚礼服

    是大露背设计,除了脖子肩膀和臀部以外,其余的地方都是空的。剪裁得体的晚

    礼服恰到好处的贴服在女人的腰身之上,一道美丽的背部曲线纤毫毕露的展露出

    来,缓缓收入挺翘的臀部曲线之中。

    女人的脚上没有穿丝袜,如葱般的玉趾踏在一双2厘米高的白色漆皮鱼嘴坡

    跟鞋中,将女人的本就修长的双腿烘托得更加的颀长光滑,每走动一步,女人的

    腿部肌肉就收缩着自下而上勾勒出一道美丽的腿部曲线。

    苏老师轻叹了一声,抓起白色的香奈儿小羊皮手包就要出门。刚踏出门,她

    又收了脚步,从床头柜中翻出了一个避孕套,塞进了手包中。

    ***  ***  ***  ***  ***

    红颜叹柳子澈

    为救夫君虚妄罪,苏女梅月堕凡尘。

    含笑泪看镜中人,美目明眸衣襟湿。

    粉黛峨眉无颜色,朱唇皓齿叹红颜。

    身着白裙了无物,玉体横陈泪痕怜。

    ***  ***  ***  ***  ***

    汽车以 码的时速在两车道的盘山公路上飞驰,苏老师心乱如麻。她甚至

    想,自己如果就这样飞下山崖,是不是就可以一了了。遭受了如此的侮辱,也

    许今晚要遭受更多的侮辱,苏梅月是想到了死的,可是,没有了自己,丈夫就得

    在监狱中度过几十年的时光,而谁又会去关心一对无父无母的孤儿呢

    云瑶会所已经若隐若现,这座外观低调却又占地极大的城堡式建筑盘踞在高

    耸入云的云瑶山山腰,据说很久之前就是国民政府高官的行宫。

    车子每前进一米,苏老师的心就纠上一分,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命运。

    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有尊严的死去。

    车子停在了云瑶会所的门口,黑衣保安警惕的打量着苏老师的面容,与手机

    中的相片核对无误后,方才挥手示意苏老师下车。

    很快有两个女侍者一前一后引导着苏老师向会所的更深处走去,那是一条在

    夜幕中蜿蜒的小道,小道旁苍翠的树木间依稀点缀着几盏昏暗的灯火,看不到前

    路是什么样子,也看不到终点在哪里。

    走了大约5 分钟,一座恢弘的青色建筑出现在了苏老师面前,隐隐中透着光

    亮,显出一种怪异的庄严。

    门口并不见有人进出,只有两个黑衣保安把守着入口。再一次核对了苏梅月

    的身份后,保安挥手将她让进了大门。

    「欢迎来到云瑶会所,苏梅月女士。」

    朱红的大门发出了一阵低沉的闷响,一个巨大的前厅出现在了苏老师的面前。

    足有5米高的大厅天花上,吊着一串巨大的水晶灯。在水晶灯明亮的灯光

    下,不断有侍者穿梭,与门口冷清庄严的景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厅的两侧各有一道弧形的楼梯通往楼上。侍女一言不发的引导着苏梅月从

    右边的楼梯缓缓走了上去。

    苏梅月右手抓着自己那白色的香奈儿小羊皮手包,左手微微提起自己的裙摆,

    2厘米的高跟鞋哒哒的敲击着地面,声在人来人往却寂静无声的大厅中震荡。

    她能感觉到自己没穿内衣的酥胸在随着自己的脚步颤动,一阵阵波涛在白色

    晚礼服的胸衣内摇动。

    在3 楼走廊的尽头,侍女们推开了一道暗红色的房门,单单那房门的把手,

    竟然似乎都是金镶玉的材质。

    「到了,苏小姐。」

    苏梅月缓缓走进了房中。

    这间房似乎格外的高,苏梅月仔细环视一周,房中有庭院、有绿树、甚至有

    一对石狮。这不像是一个房间,更像一个四院的前庭,或者说,是一个在硕大

    房间内的四院。

    大红灯笼高高挂在房梁之下,将四院内灯火辉煌,依稀在房中有人声传来。

    「进来吧」正厅传来的,是许强的声音。

    苏梅月心中一紧,再也没有了打探四周的心情,缓缓走进了正厅。

    人声戛然而止。许强此刻就坐在正厅中间的太师椅上,一个侍者头戴面具束

    手侍立在旁。房间内另有3 对男女,分别坐在上首和下首的位置。

    「苏老师,你来了。」许强彬彬有礼的微微欠身,示意苏梅月坐到自己旁边

    的太师椅上。

    眼前的这个许强,丑陋依旧,却全然没有了前天粗暴的样子。让自己过来,

    到底要做什么呢苏老师一时也迷茫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儿子的班任,学校的苏老师。」

    「这位是省参议院张副议长,管刑事诉讼工作。」

    「这位是省公安厅陈副厅长,管刑事侦查工作。」

    「这位你肯定认识,是市检察院李检察长。」

    看着眼前笑得意味深长的李检察长,苏老师心中嗡的一下,感觉到自己掉进

    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显而易见的,李检察长当初向自己提出求许家谅解的

    建议,并非是出于好心。

    苏老师忐忑的看着着3 个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位是张议长的临时老婆,省医院的陈雪护士长。」

    「这位浅绿さ呐椋泄簿值闹齑缶adiv>

    「这位李检察长的临时老婆,你也认识,是你的同事。」轰的一声,苏老师

    震惊的看到,这个女人,竟然是自己同一个办公室的林燕。

    这3 位都是极为漂亮的女人,此刻她们一个个身穿着美艳性感的衣服,依偎

    在身边男人的怀里。

    林燕老师今年32岁,刚刚从一个乡镇学校调来学校一年,却被提了中级职称

    和年级组长。她身子不高,大约 米6 的样子,却有着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和一对

    35d 的美乳,平时不少男老师男学生都围在她身边转。学校风传她是公共汽车,

    和学校领导及政府高官有着关系,想不到今天却被苏老师亲眼证实了。

    苏老师不知所措的看着这些人,思绪纷乱。

    「苏老师第一次来到云瑶会所,很多游戏还不清楚,我建议今晚就别吓着她

    了。」许强笑呵呵的征求着其他人的意见。

    「咦,那可不太好吧,不让苏老师体会到这其中的妙处,以后怎么带她玩呢」

    「对呀,苏老师和我一个办公室,我们一起洗过澡互相搓过背,早就对彼此

    的身体不陌生了。苏老师,你不会介意和我一起玩吧」林燕那妖艳的话语传来,

    其中隐含的意思让苏老师羞红了脸颊。

    「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他不是」苏老师连忙分辨了起来。

    「好了,今晚我这个东道请各位领导听我一句,先各自玩,稍后再一起来做

    游戏,如何」许强一拍掌,笑了起来。

    见许强如此坚持,大家也不便扫兴,便各自应了一声,嬉笑着搂着女伴往厢

    房走去。

    经过苏老师身边的时候,林燕轻轻撞了她一下,对她抛了个风情万种的媚眼,

    言下之意,大概是真看不出原来苏老师你也来这里玩。

    「许局长,你今天叫我来,是什么事」带他们走后,苏老师垂着头低声问

    道,声音几不可闻。她大概隐约猜到了自己的命运,潜意识中却人仍残存着一些

    侥幸和期待。

    「哈哈哈,苏老师,你真会开玩笑,我叫你过来,能有什么事呢上次吃我

    的宝贝,味道还不错吧」许强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和善与彬彬有礼,再次露出了

    一副淫邪的嘴脸。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是苏老师的心仍然猛的一下揪了起来,该来的,终究

    躲不过吗

    「苏老师,你说,我们是在这个厅堂之中呢还是到卧房之中呢」许强已

    经按耐不住,一把抱住了苏老师丰满的娇躯。

    「不,许局长,不啊」一声惊叫声中,苏老师已经被许强拦腰抱起,

    直接横放在了正厅的条案之上,一条雪白的大腿在半天中无力的挣扎。

    那位头戴面具的侍者见状欲走,却被许强低声呵斥道:「你就站在这里」

    苏老师心中又惊又羞,难道,许强打算在这个侍者面前就把自己强暴吗

    「不,许局长,不要,求你了,这里还有外人啊~ 」

    「啪」许强撩起美熟女苏梅月老师的裙摆,响亮的一掌拍在了女人雪白丰

    满的肉臀之上。

    「哈哈哈哈,苏老师,你害羞什么,这人不过是个木雕泥塑罢了,你就当他

    不存在嘛。告诉你,以后,只会比现在人更多哟」

    「不,许局长,求你」苏老师哀嚎着恳求道,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

    女人星眸中的泪花更加激起了许强的欲火,他脸红因极度兴奋而涨红了,又

    是一巴掌拍在了苏老师的肉臀上,柔软挺翘的臀肉被手掌激起了一阵波浪,一个

    红色的巴掌印浮现在了她欺霜赛雪的臀瓣之上。

    「你都吃了老子的鸡巴喝了老子的精液了,还在这里装什么装难道老子会

    亏待你吗」许强不耐烦地抓起苏老师的肩膀,稍微一用力,只听一声女人的惊

    呼,他已经从本就深v 的领口将苏老师衣服退到了腰间,两团雪白柔软的乳肉如

    水般波动着露了出来,掀起了一阵乳浪。

    真是极品奶子,看不厌啊。许强心里暗暗赞叹着。一张嘴已经按耐不住,

    直奔苏老师胸前那粒精巧的蓓蕾而去。

    「唔~ 」苏老师发出了一声含混的惊叫,乳头已经被许强含在了嘴里。

    屈辱的眼泪霎时间从苏老师的眼眶中流淌而出,打湿了女人精心装扮的妆容,

    一滴一滴无言的滴落在青砖地上。

    从上一次开始,苏老师就明白,一切反抗都是徒劳的,她生性本就柔弱、与

    世无争,此时也再没有了反抗的勇气,只是屈辱的紧闭着眼睛期待这可怕的时间

    快快过去。

    黑暗中,苏老师感觉到许强将自己的乳头紧紧的含在嘴中,灵活的舌头不断

    在乳头上舔舐、挑动,甚至还旋转着用力吮吸,那粒乳头竟然不争气的硬了起来。

    感觉到苏老师乳头的变化,许强更加得意了,他一边含着苏老师的乳头,一

    手伸手轻轻揉搓起她的另一边的乳房和乳头,那丰满洁白的美乳在许强的指缝间

    荡漾,变化出各种柔软的形状。

    苏老师感觉许强的手向下摸去了,深入了自己的裙摆之中,拨开了自己白色

    蕾丝半透明内裤,直攻入自己已经因为本能而潮湿的下体。

    借助着下体爱液的润滑,那只带着火热温度的手不断在自己的阴唇处滑动、

    摩擦,时而还旋转着在阴蒂上流连,带来一阵屈辱的快感,旋即,那股热浪又沿

    着阴唇向下蔓延,一只罪恶的手在自己稚嫩的肛肉上试探着、按压着,似乎要插

    入自己的肛门之中。

    苏老师心中一惊,肛门下意识的收缩,夹住了那根来犯的手指。可是手指早

    已经沾满了自己的淫液,在那液体的润滑下,那根手指推开了前来阻拦的肛肉,

    越发深入的攻入了自己的屁眼之中。

    「不要」从没被如此玩弄过肛门的苏老师一声惊叫,她圆润丰满的大腿和

    臀部肌肉下意识的紧紧收缩,身体微微向上一屈,许强只觉得刚深入一个指节的

    手指压力陡然一紧,包裹着自己手指的紧致肛肉迅速离自己而去。

    正在兴头上的许强哪会容忍女人如此的反抗,他一把抓住苏老师那暴露在空

    气中的丰满美乳,惩罚性的抓了几把,直抓得苏老师疼得一声惊叫。随后,许强

    的另一只手抱着苏老师挺翘肥美的臀瓣,抄到她身下猛一用力,便夹着苏老师来

    了个8 度翻身,原本仰躺在条案上的美妇霎时间变为了俯趴的姿势。

    许强抱住苏老师丰满的大屁股稍微往后一拉,让她变为了上半身趴在案上而

    脚尖掂着踩在地上的l 型姿势。

    此刻,在那位蒙面侍者的角度看去,他只见到那位美艳的熟女老师那双2厘

    米高的白色漆皮鱼嘴坡跟鞋半贴着地面,鞋子的女人正努力的掂着脚尖支撑自

    己的上半身,那条雪白的连衣裙已经被拉到了腰间位置,一条白色蕾丝半透明内

    裤被从单边褪下,悬挂的女人洁白的右腿上。

    沿着白色漆皮鱼嘴坡跟鞋上看去,女人的腿部肌肉紧绷成一道好看的曲线,

    一个形似梨形的雪白屁股被许强的双手掰开,女人精致的屁眼和紧闭着的粉红色

    穴缝闪烁着隐隐的水光,就这样被撑开在了许强和侍者的面前。

    侍者不觉下体一阵火热,他的下体也已经起了反应。他慌忙调整了站姿,微

    闭起眼不敢再看。

    「嗯真香啊」再次见到这圆润丰满的美臀,许强已经按耐不住,蹲下

    身子再次将脸凑到了女人高耸的臀瓣之中,开始伸出舌头舔舐起来。

    这女人的馒头穴真真是极其的美妙,连他的舌根都被夹得酥麻了,极品,真

    的是极品啊

    舔到兴奋处,许强还不忘在女人丰满的胸部乱摸着,抓着她那沉甸甸的大奶

    子来爱抚着,只抓得苏老师一阵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呻吟。

    苏老师仍然闭着眼睛,她不敢睁开眼,她不忍睁开眼,不愿睁开眼看着自己

    被凌辱的屈辱一幕。她在黑暗中祈祷着这可怕的一幕快点过去,快点过去。

    终于,许强停止了对她下体的舌交,她感觉许强冰冷的手又是重重一拍自己

    的屁股,随后那双手有力的撑开了自己的臀瓣,一根粗大的阴茎,顶在了自己的

    穴口。

    来了来了苏老师唔的再次哭出声来,她知道,真正的噩梦,终究还是没

    能躲过。

    那根阴茎顶在苏老师的阴唇外上下摇动着,似乎是在试探着找哪里是这极

    品美妇的穴口。

    「这个女人真是极品,阴唇夹得这么紧,穴口都不好找。」苏老师听到许强

    在后面似乎自言自语的说着。

    试探了五六次,苏老师终于听到后面男人一声闷哼,随即她感觉一根粗大的

    阳具用力顶开了她的阴道口,带着炽热插入了她紧闭的阴道,发出了噗嗤的一声

    水响。

    「苏老师,你的穴真的是名不虚传,和我们在浴室偷看到的一样,穴口竟然

    把我的鸡巴根部都紧紧握住了,不用大点力气还进退不得呢。」身后传来了男人

    舒爽至极的呢喃。

    可是这声呢喃,在苏梅月听来却不啻于一声惊雷因为,因为这不是许强的

    声音

    这是许厚民的声音

    苏梅月带着惊惧的第一次睁开了眼睛往后看去,她只看到自己学生许厚民那

    张因为极度愉悦而扭曲的脸涨得通红,他的手紧紧掰着自己雪白丰满的玉臀,一

    根粗大乌黑的肉棒正奋力的在自己的蜜穴内抽插,自己的蜜穴实在是天生夹得太

    紧了,以至双方下体的交处不断发出一阵阵噗嗤噗嗤的水声。

    「不要啊怎么是你怎么是你」苏老师惊恐的扭动起了自己的下体,想

    要摆脱那根粗大的肉棒。

    「啊动啊,你动啊好爽苏老师,你动起来好爽」许厚民的肉棒如影

    随形的紧紧塞在苏梅月紧致的阴道中,苏梅月的挣扎反而令自己的阴道更紧的握

    住了许厚民的肉棒,也难怪许厚民会发出如此的感叹。

    「不要啊,小许,你还年轻,你不能这样啊」苏老师那张成熟风韵的美丽

    脸庞涨得通红,双手顶住许厚民肥胖的肚子向后推着,想要推开许厚民的身子。

    许厚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推开,他反手抓住了苏老师两条雪白丰腴的大

    腿,双腿用力踮起,卖力的弓着腰在美熟女老师的蜜穴中冲刺。

    侍者可能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种场景。只见许氏的父亲站在一边揉搓着自己坚

    硬的下体,得意洋洋的看着一旁正在操弄自己老师的年轻学生。而那个学生的身

    高明显比老师矮了一大截,如果老师穿着高跟鞋站起来,那个学生可能只到老师

    的肩膀处。

    只见那个学生奋力踮起脚尖,身体向上呈45度向上斜插。女老师圆润丰腴的

    屁股被自己的学生牢牢抱住了,恰到好处的形成向下45度的夹角,被学生一再的

    刺入、贯通。

    「咕咕咕咕」两人下体交处的水声越来越响,一股热气混着男女体液

    混的味道从两人高速摩擦的下体蒸腾起来,房间中弥漫着一股微酸的香气。

    许厚民脸色越来越狰狞,下体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下体咕咕咕的水声

    已经变成了啪啪啪的水声,显然,两具紧密结的躯体都分泌出了大量的爱液。

    「啊」只听许厚民弓着背如蜂刺一般汹涌的进攻后,身体一阵硬直。

    随后腿部肌肉无力的放松,身子一下子矮了下来。啵的一声,他的阴茎从女

    老师紧窄的白虎馒头穴中脱出,旋即,一股浓稠的精液在重力的作用下汩汩流出

    了女老师的阴道口,沿着她白皙圆润的玉腿往下流淌,一直流到了美熟女老师那

    双2厘米高的白色漆皮鱼嘴高跟鞋上。

    苏老师上半身伏在桌上一动不动,两滴晶莹的泪水从她眼角滴落。

    此时侍者才发现,自己可能还低估了男学生和女老师之间的身高差,等男学

    生平脚站在地上他才发现,这个男学生的身高竟然只比此时俯身趴在桌子上无声

    抽泣的女老师高那么一点点。而就是这样一具矮小的身体,却踮着脚将自己的肉

    茎刺入了女老师神圣的白虎馒头蜜穴之中,并且内射直至精液溢出。这是一幅何

    等香艳的旖旎景象

    许厚民在一旁大力的喘着气,脸上一幅不可思议的味神情。

    「老爷子,我给你说,我从没操过这么美味的逼,她的逼,可以夹人啊,而

    且是夹在根部,就像女人的手握着老子的根一样,既舒服又不会给龟头太过度的

    刺激」许厚民津津有味的向自己的父亲分享着自己的发现。

    「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许强不屑的轻骂了一句自己的儿子,「一边

    歇着去,你老子待你可不薄,这么美艳的肉体第一炮都给你了。」

    「爸,以后儿子以后一定好好孝敬您,把我老婆的第一炮送给您」许厚民

    嬉皮笑脸的应着。

    此时的苏老师,脑袋仍然在嗡嗡作响,她恍惚间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事,可是似乎那根忆的刺却又像扎在自己的肉里一般将她刺得鲜血淋漓。她,

    竟然被一个矮了自己一个头、而且小了自己2多岁的年轻学生给强奸了,这是她

    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的事情。

    可是阴道内仍在汩汩流出的精液和2厘米白色漆皮鱼嘴坡跟鞋上干涸的精斑

    却无时不刻提醒着自己,这一切,竟然是真实的。

    许强打量着眼前的女老师。女老师的裙子被推到了腰间,赤裸雪白的美背和

    丰满的美臀不着寸缕。那对雪白丰满的35d 豪乳被紧紧压在桌案上,桌案实在有

    点高,以至于以女老师如此修长的美腿还要微微踮着才能踩到地上那双2厘米的

    高跟鞋。

    女老师的屁股高高翘立着,美丽的蜜穴又恢复了原有的紧闭状态,涂满阴唇

    和阴毛的淫水和溢出体内的精液已经在空气中干涸了,散发出一阵异样的香味。

    女人在无言的流着眼泪,偶尔的一下抽泣,带动着女人的臀部肌肉,泛起一

    阵涟漪。

    许强充满了满足。他的爱好,不在于玩弄女人,而在于看着别人玩弄女人,

    然后再被自己玩弄。

    此刻,看着苏老师被凌辱后结成一缕缕的稀疏阴毛和涂满粘稠精斑的阴唇,

    许强的小腹升起了一股激烈的热流,他的阴茎愈发的膨胀了,鹅蛋大的紫色龟头

    散发出异样的光芒,粗大的茎身上青筋暴起。

    还没等苏老师反应过来,许强已经一步跨到了苏老师的身后,掏出青筋暴涨

    的巨棒,按在苏老师穴口的位置稍一探,娴熟而猛力的刺入了苏老师那白虎馒

    头美穴之中。一股男学生遗留在女老师体内的精液被汹涌而来的肉茎挤出,黏糊

    糊的涂在了许强的茎身之上。

    「啊~ 」苏老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惨叫。

    「嗯~ 啊~ 爽啊」苏老师的惨叫更加激发了许强的欲望,他一巴掌扇在苏

    老师的屁股上,掂着脚在苏老师的蜜穴中抽插。

    插了十来下,觉得这样插得太累,许强下体向前一送,紧紧顶住女老师的

    穴眼,双手反手抬起女老师的腰身,示意女老师站起身来。

    65 身高还穿着2厘米高跟鞋的女老师弓着身子站了起来,比身边 米6 的

    许强整整高了一个头。许强将女老师的双腿大大的拉开,让女老师呈半弓箭步撅

    着屁股几乎凌空骑在了自己矮小的身子上。

    「嗯,这个姿势舒服多了。」许强满足的哼了一声,双脚平踩在地上,有力

    的抽插了起来。边插着,他还不断微微顶着女老师向前走,一直快走到了坐在太

    师椅上喘气的儿子面前他才停止了移动。

    许厚民感激的看了父亲一眼,一把抓住女老师乌黑的头发,强行将她的脑袋

    按到了自己绵软的肉棒上。

    「把它含硬。」许厚民轻声命令着。

    从未经历过这种场景的女老师怎么也不肯张嘴。

    「你还想不想要谅解书了」正在女老师身后耸动下体许强不满的呵斥道。

    苏老师心中一紧,不情不愿的张开嘴,勉强将那根绵软的肉棒含进了口中,

    轻轻的吮吸了起来。

    看着眼前这香艳的一幕,侍者再次悄悄换了个姿势,不动神色的移了移裤子

    里那根暴涨的肉茎。此时,这位身材高挑俊俏的美熟女老师,腰部微沉,雪白的

    大屁股和头部高高翘着,下体中插着自己学生父亲肉茎,樱桃小嘴中含着自己学

    生的肉棒,被迫配着做出吮吸和摆臀的动作。

    终于,许强一声满足的闷哼,拔出自己的肉棒撸动几下,一股浓稠的精液喷

    射在了女老师雪白的大屁股上。而前面的儿子也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似的,掏出肉

    棒将一股股白浊的精液射在了女老师白皙的脸庞上,甚至还有的溅到了雪白的脖

    颈悬挂着的水滴形吊坠之上。

    女老师无力的瘫倒在了冰冷的青石地上,身体蜷缩着,就像一只受伤的小

    鹿。一股股精液在她雪白的胴体上流淌,然后一滴一滴的顺着皮肤滴落在地面。

    良久之后,她才恢复了知觉。许家父子已经走了,一张龙飞凤舞签着许强签

    名的谅解书丢在地上。

    她,终于拿到了那张可以拯救丈夫的谅解书。

    女人跪坐着站起了身,脸上和屁股上的精液已经液化,她一动就汩汩的往下

    滴。她用双手擦干了脸上的精液,眼泪止不住的泉涌而出。她无助的蜷缩在身子

    抱住自己的香肩,护住自己的美乳,捧着那张纸嘤嘤的哭了起来,就像一个无助

    的婴儿。

    那位蒙面侍者还是束手侍立在房间一角,见到此情此景,似乎也有些动容,

    他耸动了一下喉结,从旁边柜子中拿出了一条温热的毛巾,递给了女人。

    女人麻木的接过毛巾,竟然就这样当着侍者的面毫不避讳的擦拭了起来。那

    对挺翘丰满的乳房随着毛巾的擦拭左右摇晃,雪白的肌肤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女人曼妙的身材,真的可谓是极品。

    「谢谢」擦干净了身子,女人赤身裸体的站起来,魂不守舍的将毛巾抵换

    给了侍者,然后就像捧着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一样,低声的抽泣着,重复着那句

    「老公,我这就救你出来。」「老公,我们家。」

    见到女人浑浑噩噩的就要光着身子出门,侍者心中不忍,解下自己身上的斗

    篷把女人的身体牢牢裹在其中,然后又匆匆团起女人的晚礼服和内裤,连同那个

    白色小手包,一起塞到了斗篷内壁的口袋中。

    侍者推开门打了个呼哨,原先的那两位侍女又款款走了过来,搀扶着苏梅月

    沿着灯光昏暗的走廊向楼下走去。

    「哼哼,你倒是挺体贴啊」待苏梅月走出房间,许强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

    庭院之中,看着沉默不语的侍者,鼻子中冒出了一声冷哼。

    侍者不敢多言,低头束手一言不发。

    旁边厢房的门陆续打开,那3 位官员一个个搂着面色潮红、头发凌乱的女伴

    走出了厢房,重新正厅中坐下。

    「哟,许公子也来了。」

    「诶~ 许局长,你的女伴怎么走了啊,还没给我们表演节目呢」

    「是啊许局长,我们玩得好不尽兴啊人家还想看苏老师表演节目呢

    」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正是苏梅月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林燕。

    「你们错过了一场好戏呀」许强得意洋洋的说着,有意无意的瞥了旁边

    的侍者一眼,「不过,还有机会的,下个星期,我们还有节目。苏老师是我的特

    邀嘉宾,以后活动少不了她。」

    「哈哈哈~ 」旁边林燕忍不住发出了柔媚的笑声。「怎么样,许总,你肯定

    已经见识了苏梅月的白虎馒头逼吧」

    说完,林燕的媚眼一瞟,又看向了许强旁边的许厚民,「说不定,连许公子

    都见识了吧」她当着一屋子男人的面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进了许厚民的裤裆,

    掏出了在鼻子上一闻,「咯咯咯,好大的一股骚香啊~ 白虎馒头逼,名不虚传哪

    」

    许厚民心满意足的一拍林燕丰满的屁股,笑道:「我就知道林姨对我最好,

    当初还偷拍了苏老师洗澡和上厕所的照片给我看。哎呀呀,那馒头逼,看得我心

    潮澎湃,满脑子就想着怎么操到啊。」

    「你可不许有了老师就忘了林姨」林燕佯嗔着靠在许厚民身上,又一次伸

    进去套弄起许厚民的鸡巴。

    一阵淫笑在四院中响起。

    ***

    车子在黑暗的盘山公路中飞速行驶。苏梅月紧紧抱住裹在身上的斗篷,靠在

    车窗上发呆。

    开车的是刚才送苏梅月出来的女侍者之一。也许是看出了苏梅月情绪的不对,

    门口的黑衣保安命令女侍者开车把苏梅月送家。

    苏梅月胸前仍然像宝贝般牢牢捧着那纸谅解书,一路无言。

    老公,终于结束了,我接你家。

    老公,等你出来,我们就带着孩子们离开这地狱,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

    漆黑的夜没有一丝光亮,一抹凄美的流星划破天际,带着长长的尾迹消失在

    如墨的夜空。

    人们总是以为,面对流星所许下的愿望,就一定能成真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