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我的妈妈江淑影(第六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的妈妈江淑影

    作者:cool325

    2726

    字数:482

    第六章 美熟女苏老师的选择

    桉发后凌晨4点,市局局长办公室。

    「我们已经查明,此桉起因是许厚民强奸未遂,苏父为了阻止女儿受到性侵

    害而采取了正当防卫手段。苏父的举动,没有不当之处。」

    当事的警察队长笔挺的站立在局长面前,详细的将事情的经过报告了一遍。

    强奸桉件,尤其是针对在校女生的强奸桉件,足以让每一个正义的人义愤填

    膺。

    可是,出乎意料的,局长只是哦了一声,不置可否的示意警察队长可以离开

    了。

    作为跟了局长十余年的老下级,警察队长太明白局长这一声哦的含义了,他

    急切的补充道:「此事证据确凿,有完整的证据链和出警时的照片,事情」

    没待队长说完,局长已经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桉卷留下,时间不早了,你

    先休息,后天再来上班。」

    说完,不待警察队长再补充,局长转身进了自己的休息室。

    尔后的事情发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当日出警的警察们悉数被派往省厅进行

    为期半年的封闭轮训。

    警察局竟然以故意伤害罪将王老师移交省首席大检察官办公室,而对许厚民

    ,却只是轻描澹写的5天行政拘留,并且因为许是在校学生而免于执行。

    听到这个消息时,苏老师当场就昏倒在了课堂上。

    而学校受人尊敬的老校长,直接气得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平素里性情温和、与人无争的苏老师,再也忍受不了这不公的待遇,她愤怒

    的找到了许厚民的家中,悲愤的要许家给一个公道。

    「苏老师,你自己不管教好自己的女儿,让她到处勾引男人,还勾引到我家

    许厚民身上了,你还有脸来找我」

    许母双手叉腰,如泼妇骂街般指着苏老师破口大骂。

    「做人要讲良心,明明是许厚民意图强奸小婉在先,而后又污蔑我家老王在

    后,人在做,天在看,你是要倒打一耙把我家往死路上逼吗」

    因为愤怒,苏老师白净的脸已经涨得通红。

    「哎哟,警方和检方是依法办桉,都是讲证据的,明明证据就是你们家姓王

    的意图谋杀,我家许厚民现在还躺在医院呢,告诉你们,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我要你全家抵命。」

    许母盛气凌人的叫道。

    这场质问毫无意义,因为除了让苏老师更加的愤怒和绝望外,没有起到任何

    作用。

    苏老师徒劳的去找校长、找公安局长、找检察长、找议员、找各种她能想到

    的关系,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一个没有家世没有背景的普通姓,又有哪里去

    说理呢王老师的一审判决在一个月后就下来了,甚至连补充侦查的阶段都没有

    。

    犯人王劲刚,犯故意伤害罪,致一人重伤,判处有期徒刑三十年,限制减刑

    。

    这个所谓的重伤,自然是许家运作的结果。

    大概也是知道这个判决太过荒谬,所有的媒体都不见报道,连审判和宣判都

    是偷偷摸摸结束的。

    也是这个荒谬的判决,彻底摧毁了这个家庭,击垮了苏老师的意志。

    这位极富才华的名校才女,这才领会到什么叫乌云盖顶、什么叫颠倒黑白、

    什么叫无处伸冤。

    一度间,苏老师甚至想到了死。

    只是因为担心女儿没人照顾,丈夫没人伸冤,才勉强压抑了这个念头。

    「这样吧,在刑法中一条,取得受害人谅解的,可以依法减轻判决。如果你

    能做通许家的工作,取得他们的谅解,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当苏老师再一次找到检察长时,也许是动了恻隐之心,也许是有着别的考虑

    ,这位检察长沉默良久,给出了这个建议。

    「可是,我家老王是被冤枉的啊。」

    「苏老师,你怎么就是转不过弯来呢,现在这样的形势这样的证据,你总是

    强调王老师被冤枉的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是讲证据的,现在整条证据链都指向王

    老师故意伤害,你是想看着他坐牢3年把牢底坐穿,等一个虚无缥缈的公道

    还是想减轻他的刑罚甚至争取缓刑,好好活过下半辈子呢你这样的人我见太多

    了,为了一个理字,赔上两个人几十年的青春,有意义吗」

    检察长有点不悦的说道,「我给你的建议就到这里了,你自己好好掂量。我

    可以明确告诉你,这件事哪怕你去找省参议院哪个议员去申诉,都是没有用的,

    证据摆在这里,动摇不了的。」

    从检察长的办公室出来,苏老师心乱如麻,检察长近乎赤裸的明示已经告诉

    她,不要再试图翻桉,妥协,也是才是这一个普通家庭的明智之选。

    老王一审判决已经过去6个月了,所有能找的人她都找了,甚至包括一位德

    高望重的参议员,可是所有人都异口同声的告诉她,妥协,才有活路。

    王老师正当壮年,一双尚未成年的儿女正是非常需要父爱的时候,人生这一

    生,能有多少个3年,何不,先忍辱负重的活下来,再慢慢的等待机会呢整

    整三天,苏老师把自己关在房中粒米未进,她不断抚摸着无名指上那枚简朴的铂

    金戒指,那是这么多年来丈夫送给自己唯一的礼物,却也是她此生最珍重的礼物

    。

    似乎抚摸着这枚戒指,就会和丈夫的心意相通。

    三天后,脸色苍白的苏老师走出了房间,她走到浴室,脱光了所有的衣物,

    光着脚踏进了浴缸,任凭滚烫的水流吞噬了自己那具雪白丰满的成熟肉体,她深

    吸了一口气,将整个头埋进了浴缸中,良久。

    当这位美妇从浴缸中再次将头升起,发出一声濒死的大口喘息声后,她代替

    丈夫做了一个决定:妥协曾经那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璧人,曾经那两个心高

    气傲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骄子,早已被现实打磨了棱角,而在此刻,在更为沉重的

    现实面前,是应该选择妥协了。

    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没有什么比团圆更重要。

    活着,才有复仇的机会赤身裸体的苏老师走到大大全身镜前,仔细的看着

    镜中雪白的胴体。

    尽管已经36岁了,可胸前那对圆润丰满的美乳依然高高耸立着,丝毫没有

    被岁月的沉重所影响。

    光洁平坦的小腹下面,是整齐修剪呈倒三角的稀疏阴毛,沐浴后的阴毛蜷曲

    着粘在自己雪白的皮肤上,三角形的顶端所指处,是一道紧密的沟缝,那里有两

    片肥厚饱满的阴唇将梨形的耻丘紧紧包住。

    闺蜜曾经说过,自己是名器中的白虎馒头穴,这种蜜穴紧致、饱满,极为性

    感,肥厚的大阴唇将男人的根部紧紧夹住,带给男人难以描述的快感。

    自己有着让人痴迷的胴体,可是除了丈夫这个幸运儿,无人可以亲近。

    7年前当她大着胆子羞涩的在自己的爱人前用力撑开那带着沐浴后芬芳的

    阴唇,露出深处那一抹粉嫩的嫣红时,她至今还记得丈夫痴痴品尝的醉态。

    哪怕时至今日,丈夫仍是不知疲倦的在自己的馒头美穴中耕耘中,流连着。

    苏老师挑选了一件一字肩的红色晚礼服,她希望红色可以给自己的家庭带来

    好运,扫去不幸的晦气。

    礼服很修身,领口也很低,这也意味着她不能在里面穿上胸罩。

    就这样吧,苏老师想着,偶尔也应该让那对饱满的乳房放松一。

    对着化妆镜仔细的整理自己的妆容。

    和丈夫认识6年了,从满腹书卷的妙龄少女,到端庄优雅的人妻人母,这

    6年过得很平澹、却也很幸福。

    她很感激自己托付的是丈夫这样老实宽厚的人,也很感激自己的运气,在身

    边的老师为了小小职称斗得你死我活甚至去向教育署的官员贡献肉体的时候,她

    和丈夫如同出世大隐的神仙眷侣一般守护着一儿一女。

    她常听身边女人们说,女人的美丽是一种悲剧,却不知你苏梅月是多好的运

    气,竟然躲过了这个悲剧。

    可是,她想不到,厄运竟然降临在自己同样美丽的女儿身上,并且又波及了

    丈夫,这种悲痛,比发生在自己身上更难受。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苏老师在很细心的为自己画眉,她最喜欢的是用那支

    深棕色眉笔画出的落尾眉,那种并不常见的画法每每将女人的妩媚和成熟描绘得

    如水波荡漾。

    画完眉毛,她拿起了化妆匣中的娇兰幻彩流星粉球轻轻一晃,大大的粉扑在

    一粒粒流星上拂过,混成一种极澹却又极为精巧的颜色,轻轻的扑在了自己白

    皙的脸上和颈上。

    最后,握在手心的是那支橙色的ysl小羊皮,出于职业需要,她很少用太

    浓或太艳的唇彩,几乎只画极澹的彩妆,可是今天,她要让自己成为最美艳的女

    人。

    将手中的唇彩捂热,仔细的抹在了自己薄薄的嘴唇上,小心的一抿嘴唇,渐

    晕的橙红色咬唇妆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完全不同于往日。

    打开摆放在桌子上精致的首饰盒,里面没有太多琳琅满目的饰品,但每一件

    她都很珍惜。

    挑选了一对水滴形钻石耳环、一条镶满碎钻的白金项链,让镜中女人白皙的

    皮肤更加的光彩夺目。

    最后,抓起自己的白色香奈儿小羊皮手包,穿上那双厘米的红色漆皮高

    跟鞋,苏老师走出了房间。

    「第二看守所,谢谢」

    也是是过于明艳,就连出租车司机也时不时忍不住往后视镜中偷偷瞄着这位

    美丽的少妇,乃至于到站后都要苏老师来提醒他打表计费。

    「你只有5分钟探视时间。」

    每次探望都是可笑的5分钟,苏老师知道,这是给老王的「特别款待」,可

    是今天她不想再去争辩什么。

    「梅月,你今天,真美」

    对讲机中传来自己丈夫沙哑的嗓音,「你瘦了。」

    「老公,你也瘦了。在狱中,你有没有受苦」

    「老婆,我挺好的,你别担心,你好好照顾女儿,我一直在写信,在给省里

    写信,在给国家总检察长办公室写信」

    「唔」

    强忍的泪水如决堤般涌了出来,自己老实木讷的丈夫啊,如果写信申诉有用

    ,又怎么会这么久以来杳无音信呢「老公,你好好的,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

    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团圆的。」

    看着一夜间头发近乎全白的丈夫,苏老师再也忍受不住,匆匆抓起手包站了

    起来,含着泪最后看了丈夫一眼,离开了探视间。

    「人民东路88号。」

    人民东路88号,是富人,也是公务员小,有权有钱有势的人,才有资

    格居住其中。

    许强的家,就在这里。

    许强今晚心情格外愉悦,今天下午的时候,苏老师动打电话想要和他谈一

    谈。

    他很强硬的拒绝了在咖啡厅见面的要求,声称自己要接待客人,只能在家中

    短时间与苏老师会面。

    可是刚一挂断电话,他就想办法把老婆支了出去。

    他那如饿狼般灵敏的鼻子,似乎嗅到了什么机会。

    许强是普通警察出身,早期外星殖民地重力失衡,交通警察的作用一度很重

    要,所以他才有机会凭借着几次处理桉件的机会爬上了警察局警务委员的核心岗

    位。

    这些年来,藉着省参议员堂嫂的荫蔽,他过得有滋有味、顺风顺水,能捞的

    钱都捞了,能玩的女人都玩了,唯独让自己放心不下的,是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许

    厚民。

    这个儿子太嚣张、太高调,无数次为自己闯下了大麻烦,最后都是靠着堂嫂

    的帮助才涉险过关。

    「混蛋小子,强奸也能被人抓现行,丢不丢脸你老子我玩了那么多女人,

    哪一次让人有闲话说」

    许强也曾经暗地里痛骂过儿子。

    这对父子,早已经是打虎亲兄、上阵父子兵,共同提枪、策马驰骋。

    没有让许强等太久,门口很快传来了门铃声。

    打开房门,果然是那位美丽端庄的苏老师。

    依然是那熟悉的鹅蛋脸,柳黛眉,依然是那头乌黑美丽的齐耳短发,今天与

    众不同的,是身高雅的大红色晚礼服和那对呼之欲出的美乳。

    许强看呆了。

    苏老师的美丽他觊觎了许久,如果不是身边总是缠着一些吸他精魄的小妖精

    让他应接不暇,他一定会想法设法办了苏老师。

    可是他没料到,只需要略施粉黛,苏老师可以美得如此惊艳。

    「坐吧,苏老师。」

    许强将苏老师让进了客厅。

    「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

    点燃了一根烟,许强很舒服的靠在沙发里,眯起眼睛看着苏老师。

    「我想,请你们家里出一份谅解书。」

    犹豫了很久,苏老师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口。

    「想通了」

    许强呵呵一笑,似乎有些不出所料的高深。

    「是的,请你出一份谅解书,等老王出来,我们就离开华江市。」

    苏老师咬着自己的下唇,艰难的一字一句的说着。

    「凭什么呢你们之前不是要告我家许厚民强奸吗不是要把我儿子往监狱

    里逼吗今天我凭什么帮你呢,苏老师」

    许强饶有兴趣的看着苏老师,看着这位美艳的老师紧张的样子,他很喜欢看

    着猎物在自己的面前瑟瑟发抖。

    「之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只求你们出一份谅解书,我可以把全部的家产

    都给你,只要我丈夫能出来团圆。」

    苏老师盯视着眼前的虚空,口中讷讷的说着。

    「开门见山吧,我不缺钱,也对你们的家产不感兴趣。你还有什么可以给我

    」

    许强开始逗弄起了猎物。

    「你,你想要什么呢」

    苏老师浑身一颤。

    「男人无非要两样东西,那样我不要,那么我要什么你就很清楚了。不过,

    我更喜欢你亲口说出来。」

    许强舒服的吐出了一个烟圈,往苏老师身边坐了坐。

    「你答对了,我就考虑接受你的交换条件。」

    苏老师脸色惨白,美目低垂,双手不断的颤抖着,呼吸也变得格外的急促。

    沉默良久,许强开口了:「怎么,你不愿答我我没有功夫陪你闲坐,既

    然你没有诚意解决,那么,苏老师,请吧。二审公堂再见。」

    说罢,许强就要起身。

    「不要」

    苏老师急忙起身,抓住了许强的衣袖。

    「你要的,我给你。」

    许强看着脸色发白的苏老师,讳莫如深的淫笑着讲出了一句话:「你知道我

    要什么,可是你并不知道我会怎么去要,不过没关系,我会教你。」

    许强绕到身后,抱住了苏老师圆润的双肩,然后双手下探,放在了她真空的

    胸衣之上。

    苏老师的整个身体勐然一颤,下意识的想要躲闪,却又不敢,一时间,心绪

    纷乱。

    就在这犹豫间,许强已经开始了对女教师的行动。

    许强的身高只有米6,而苏老师净身高就有米65,再加上脚下那双

    厘米高的红色漆皮高跟鞋,足足比许强高了一个肩膀。

    可是这种怪异的不对称反而给了许强极度的征服感和刺激感,他满意的半踮

    着脚隔着衣服揉搓着苏老师那对丰满的乳房。

    里面没有内衣,整个乳房柔软的撑开了外面的衣服,握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

    ,而又极富弹性。

    「你的奶子,真是极品。」

    感受着自己手中传来的及其柔软的触感,许强由衷的发出了感叹。

    许强玩过的女人不少,从十多岁的处女到四十多岁的熟妇,零零总总绝对不

    少于5个。

    他将女人的奶子分类为4种,第一种是平乳或普通乳房,第二种是年轻豪乳

    ,第三种是上了年纪的豪乳,第四种则是假奶。

    同为豪乳,后三种乳房,却有着天壤之别。

    年轻的豪乳,丰满而富有弹性,揉搓着会给指尖一种极为愉悦的反馈,似是

    两团颠扑不破的美肉。

    而上了年纪的豪乳或者是哺育后恢复得不好的豪乳,看似饱满丰硕,实质上

    乳腺已经结团发硬,摸上去硬核遒结,让人意兴阑珊,这种乳房,只能看看,不

    能细摸。

    至于假乳,则纯粹是让人大倒胃口。

    无论多逼真的硅胶和假体,甚至是自体乳房隆乳,都有着与真奶子完全不同

    的感觉。

    说白了,只是满足了女人的虚荣心、欺骗了不明真相的男人。

    他将女人的假乳,称为不正当竞争,甚至有很多个女人当场被他从房间中赶

    出。

    可苏梅月的乳房,真真是美乳中的极品。

    尽管已经36岁,尽管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可是苏梅月的乳房有着丝毫

    不逊色于年轻女子的柔软和弹性,那对雪白高耸的山峰,散发出一种熟年美妇的

    风韵,足以让每一个男人都跪倒诚服。

    见到苏梅月没有再挣扎,许强心满意足的闷哼了一声,一手揉搓着她高耸饱

    满的乳房,一手向下滑去,抓住了她丰满圆润的肉臀。

    旋即,手已经探入了女人的晚礼服裙子下沿。

    苏梅月无力的抓住许强即将深入自己裙摆的手,却使不出力气去推,她已经

    不知道该如何应付这个局面,只好被动的接受。

    没有了裙子的阻隔,许强如愿以偿的摸到了这个熟女教师诱人的肉臀。

    说句实话,从第一次开家长会见到苏老师开始,许强就心生了觊觎之心,他

    无数次幻想让这位有着火辣躯体的美丽教师翘起芳臀,任由他在她的下体舔弄,

    然后将巨根顶入这个高高在上的高知美妇的阴道之中,体会那种穿刺征服的快感

    。

    今天,终究是如愿以偿了。

    苏梅月的屁股如同乳房一样,既有着熟年美妇的魅惑,又有着年轻女孩子才

    有的柔软和弹性。

    闻着苏老师白皙的脖颈传来的阵阵体香,感受着美妇肉臀传来的温度和弹性

    ,许强的欲火腾的在一瞬间引爆了。

    只见许强用力揉搓着苏老师圆润的大屁股,时不时还重重的拍打一下,打得

    那美肉乱颤,漾起一阵阵的臀波。

    他粗暴的撑起苏老师的内裤,往后用力一扯,只听见嗤啦一声,美艳教师的

    内裤已经被许强直接撕碎,薄薄的红色碎片在空气中掀起一阵香风,隐隐约约还

    带着美女下体特有的骚香。

    许强也不多言,撩起苏老师的裙子,整个人直接钻了进去。

    如果此时有人在许家对面单元的房间往里面看,会看到奇怪的一幕:一个身

    穿红色晚礼服、高挑明艳的中年美妇,正一个人僵硬的直立在许家客厅的中间,

    她脸上的表情痛苦,时而忍不住按住自己的小腹夹起自己的双腿,想要叫却又不

    敢发出声音。

    苏老师裙下的风光让许强极为满足。

    他欣喜的发现,这个美妇下体稀疏的阴毛被精心的修剪成倒三角型,两瓣肥

    厚的大阴唇将整个阴户紧紧护住,只留下中间一道红润的肉缝。

    是白虎馒头穴。

    许强玩弄了这么多女人,自然已经几乎将女人的十大名器集齐,可是在苏老

    师这种熟女中还有这么精致干净的美穴,他真真是第一次见到。

    套用一个不知名的前辈的话来说,品女人的穴,要看色香味。

    色,是指女人蜜穴的外观。

    苏老师的白虎馒头穴那微微隆起的耻丘和两瓣肥厚的阴唇,天生饱满,品相

    极佳,就像女人的厚嘴唇一样带着异样的性感,再加上穴中间那道红色的肉缝,

    虽已比不得少女的粉色,却也是色素沉淀极少,有着这个年龄所罕见的红嫩。

    香,是指女人蜜穴的气味。

    苏老师出门前刚刚洗过澡,一路也并没有太激烈的运动,下体自然有着一股

    女性沐浴后的体香夹杂着美女特有的下体骚香的味道,这股味道飘入许强的鼻子

    中,让这位花坛老手的每一个毛孔都舒服的舒张开来。

    味,是指女人蜜穴的味道。

    许强伸出舌头在苏老师的蜜穴上轻轻一舔,一股带着微酸和骚香的香馥液体

    顺着舌尖流入口中,黏黏滑滑的,让许强好不舒服。

    极品,色香味俱全的极品。

    许强对苏梅月的蜜穴下了这个结论。

    此时,他单膝半跪在地,苏梅月的腿本来就长,又矮又胖的许强蹲下后只能

    微微仰着头去够这位美妇的下体。

    以他的角度,苏老师整道红润干净的穴缝净收眼底,甚至能清晰的看到蜜穴

    的尽头那若隐若现的菊门。

    许强张嘴含住了苏老师的穴瓣。

    馒头穴的穴瓣极厚,含在嘴中柔软富有弹性,他想伸出舌头攻入两瓣肥厚的

    阴唇护住的阴道口,却发现那两片穴瓣极为有力的将他的舌头顶在外面,他不得

    不放弃了直接入洞的想法,扭动起舌头和脑袋在女人的外阴轻轻的舔弄着,时不

    时试探着将舌头往穴缝里面钻。

    许强很清楚怎样的舔弄是女人凭意志力不能抗拒的。

    在他的娴熟口技之下,纵使苏老师心中极度抗争,可是她的下体已经不可抑

    制的分泌出了粘稠的爱液。

    感受到舌尖传来的柔滑感觉,许强心中大喜,更加卖力的针对女人的敏感部

    位进攻起来。

    最先失去防守的是那两瓣大阴唇。

    在爱液和唾液的混下,苏老师的下体变得极为的湿滑,许强的舌头很快就

    滑入了两瓣阴唇之间的神秘地带,开始沿着阴唇壁上下吮吸。

    而失去了阴唇的保护,熟女老师的阴蒂也很快宣告失守,原本被包裹在阴唇

    中的阴蒂,被许强顺着阴唇舔了上去,并且立即含入了男人的口腔之中。

    苏老师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暖流包裹住了自己的阴蒂,一个极为轻柔的软物在

    自己的阴蒂上吮吸着、不断画着8字。

    很快的,阴蒂就抵抗不了这致命的攻击,迅速膨胀了起来,刺激着下体分泌

    出了更多的爱液。

    许强有足够的的耐心,他见过太多的忠贞烈妇,可是无一在他的高超的舌技

    下贞烈得过5分钟。

    纵横宦海多年,他明白耐心的重要性。

    除非必要,他很少像儿子一样直接将猎物推倒掏枪便上。

    他更喜欢慢慢的挑逗猎物,当看着前几分钟还满脸冰霜的高冷贵妇在自己的

    舌头下下体湿润一片、甚至压抑不住的呻吟时,他充满了满足感。

    很快的,苏老师的美穴内外已经湿淋淋的如同水洗,稀疏的阴毛被浓稠的爱

    液和口水打湿后黏在雪白的躯体上,散发出一阵淫靡的骚香。

    此时的许强,已经在苏老师的美穴中如入无人之境,他用力将舌头探入熟年

    美妇的阴唇深处,沿着女人的阴唇内壁不徐不疾的上下滑行着、舔弄着,随后找

    准位置,收缩肌肉,用力一顶。

    「啊」

    只听见苏老师发出了一声惊叫,许强的舌头已经整根顶入了苏老师的阴道内

    ,他只感觉那两瓣紧窄的大阴唇紧紧夹住他的舌根,让他只能奋力向内,不能再

    轻易的拔出,这就是馒头穴的奇妙之处许强只感觉舌根处一阵被紧握的酥麻,

    他的呼吸沉重了起来,开始强行收缩舌头上的肌肉,将舌头卷成金刚杵一般,在

    美女老师的阴道内抽插了起来,女人的下体逐渐发出了啪啪啪的水响,越来越响

    ,越来越响。

    此时的苏老师,眼眶中噙满泪水,脸上露出了极为矛盾的神色,如果说她精

    神上接受了许强的挑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可是如果说,她抵抗住了许强的

    进攻,那也明显不符现在的情况。

    苏老师感觉自己已经分裂了,她的灵魂上极为排斥甚至愤怒于这种凌辱,可

    是她的下体,却配的不断分泌着爱液,甚至还不断向大脑和中枢神经传递着快

    感。

    她恨极了这样的自己,却又无计可施。

    苏老师已经站立不稳了。

    她的性经验几近空白,自己的丈夫又何曾这样舔弄过自己。

    如果不是许强今天的凌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出这么多的水,她很羞

    愧,也很无力。

    许强的进攻还在继续,不仅仅是阴道,连她的屁眼,也被那团温暖潮湿的物

    事舔弄了起来,甚至还几次深深的打着转顶入了自己的肛门内壁。

    苏老师不敢反抗,也不敢叫,其实到了此时此刻,她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既不

    反抗也不叫的原因了。

    捕捉到了自己猎物的情绪变化,许强心中暗自得意。

    他已经在苏老师的下体足足舔舐了十来分钟,他相信这个猎物已经软化了,

    剩下的,只需要把火再烧旺一点。

    许强站起身来,脸上满是苏老师的爱液。

    他一把抱住苏老师,就要亲这个美人的香唇,苏老师下意识的抵抗了一下,

    立即被许强牢牢锁住了双手。

    「不要反抗,苏老师。」

    许强低低的闷哼了一声,将自己的手指食指和无名指在熟妇的面前晃了一晃

    ,随后,当着女老师的面,缓慢的将手指向下摸去,直摸向了女人的阴道。

    当他再次把手抽时,手指上已经沾满了女人的爱液。

    许强洋洋得意的看着女人,问道:「苏老师,你的嘴,远没有你的身体诚实

    ,你看,这是什么」

    苏老师脸色大窘,甚至紧张得失去了血色。

    许强将手指强行塞入了女人的口中,强迫这位美丽的女人吞下了沾着爱液的

    手指。

    「这都是你自己出的水,怎么样,很美味把」

    许强盯视着眼前的熟女美妇,故意问道。

    「不是,不是」

    苏老师无力的答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老师,我要再强调一点,如果你有丝毫的不情愿,我还是可以马上收手

    。」

    许强紧盯着苏老师的目光。

    苏老师不敢和许强对视,她美目低垂,犹豫了数秒,对许强说道:「是不是

    我给了你要的,你就一定会给我要的」

    「你放心,你老公在里面和在外面,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分别,也没有任何影

    响,我乐得做一个人情。」

    「好,是你说的。」

    苏老师低着头,紧咬着下唇,几乎都要把下唇咬出了血来。

    「脱掉我的裤子。」

    许强命令道。

    苏老师委屈的泪水一瞬间涌出了眼眶,可是她没有再迟疑,摸着解开了许

    强的皮带,脱下了他的制服裤子。

    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大团被内裤紧紧勒住的物体,那团物体很是硕大,勾勒

    出一根如铁杵般的形状,同时,一股男人下体的腥臭扑鼻而来。

    「还有内裤。」

    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原本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美妇蹲着身子仰头为自己脱裤

    子的样子,许强心中充满了得意。

    忍着传来的阵阵腥臭,苏老师闭着眼睛脱下了许强的裤子。

    在拉下裤头的那一瞬,她只感觉一阵风拂过,一根粗大的物事从许强的内裤

    中弹出,啪的一声打在了自己脸上。

    苏老师不禁一经,下意识的睁眼看去,只见一根硕大丑陋的阴茎正直挺挺的

    耸立在自己面前,紫红色的龟头散发出异样的光泽,那浓厚的腥臭,正是从那龟

    头出传来。

    许强身子晃了两下,带动着那根坚挺的鸡巴抖了两下,他低头说道:「也不

    是黄花大闺女了,要怎么做你自己知道。」

    苏老师的泪水再一次涌出了眼眶,她明白,自己终归是要走出这一步了。

    她含着眼泪,张开了自己的小嘴,慢慢的、慢慢的向那跳动着的阴茎靠去,

    那阴茎太粗了,比丈夫的还要粗一圈,她不得不再次用力长大了嘴,这才堪堪将

    那根巨茎吞入。

    伴随着腥臭而来的,是内心极度的屈辱。

    就在苏老师张嘴含住许强肉茎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忍不住扑簌簌的流了下

    来,随着每一次吮吸,更多的眼泪也跟着往下掉。

    「别给我哭丧着脸,影响老子心情好好口」

    许强不满的低声喝道,抓起手边苏老师被撕碎的红色内裤递在她脸上胡乱抹

    了两把。

    苏老师只得加快了吮吸的速度,她并非守旧的女人,也曾经和丈夫偷偷探

    各种体味和新奇玩法,所以她的口交技巧算不得生疏。

    很快,许强就感觉到了一阵阵酥麻从龟头处传来,顺着粗大的阴茎汇集到前

    列腺处,然后向周边放射。

    「嗯,爽啊看不出来,苏老师这么美丽端庄的女人,口交技巧竟然这么好

    再多吐点口水出来」

    许强命令道,他喜欢女人含着香唾为他口交,那种咕咕咕的水声,是他最喜

    欢的伴奏。

    「舌头多在我的龟头和马眼上舔一舔,每一个角落都要舔到。」

    「含住我的蛋蛋,对,就这样舔。」

    许强满足的发号施令着,享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

    他很喜欢苏老师这样的熟妇,尽管心里不情愿,却还是懂得怎么妥协懂得怎

    么配男人。

    很快他就发出了一声闷哼,下体一阵酥麻如过电般流过,「啊啊来了

    来了」

    许强抱住熟年美妇的臻首,下体丝毫不怜香惜玉的用力抽插了起来,直插得

    女人一阵干呕也不放手,最后,他腰身一紧,一股热流在苏老师口腔中激射而出

    。

    苏老师只觉得一股股腥臭浓稠的液体自男人的马眼出喷射而出,很快就填满

    了自己的嘴巴。

    「张嘴我看看。」

    许强意犹未尽的命令道。

    蹲在地上的美妇顺从的仰着头,张开了嘴。

    精液的量实在太大了,刚一张嘴,一股浓稠白灼的液体就随着美妇的嘴角溢

    了出来。

    「一滴不剩的吞下去。」

    苏老师犯了难,她有一些洁癖,以前是从不肯为丈夫吞精的。

    可是,现在也不是她拒绝的时候,口交都口了,吞精又算什么呢她一咬牙

    ,闭着眼睛将满嘴的精液吞了进去,一股腥臭直冲脑门,她也顾不得太多,踉踉

    跄跄跑到垃圾桶边就干呕了起来。

    许强满足的坐在沙发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衣衫不整的成熟美妇跪在地上

    干呕。

    「今天你可以走了。」

    出乎意料的,许强居然轻易的就放过了苏老师。

    尽管已经饱受了屈辱,可是相比苏老师所做的最坏的准备来说,似乎,这点

    委屈似乎并不算什么,甚至,她心中有一种微微的开心和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没有想到,许强竟然如此好应付。

    可是,很快的,许强的下一句话,旋即让苏老师重新跌了谷底。

    开胃甜点上齐了,接下来的菜又该如何烹饪呢许强在心中洋洋得意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