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三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三章、名将之血

    在武警部队的监督下,在十个小时的连夜审查后,许厚民团伙交代了其以请

    女生帮助补课、带女生出去玩游戏等理由强奸、轮奸7人、其中4名未成名少

    女的事实,加之武警部队3名军官的证言和录像,第二天市公安局即将其定性为

    特别重大刑事桉件移交检察机关。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舒了一口气,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这个世界,终归

    还是正义的。

    在警察局,我看到了苏小婉一家人,昨天的事对小婉打击太大,她确实很需

    要家人的保护和陪伴。

    苏老师的双眼也哭得红肿了,是的,在自己视为掌上明珠的宝贝女儿身上,

    竟然发生了这么残忍的事件,试问哪一个家长不会痛不欲生呢。

    我轻声安慰了几句苏老师,告诉她此事我会坚定的和她家站在一起,然后又

    嘱咐爸爸的保镖暗中保护好苏小婉一家,随后,和妈妈离开了警察局。

    昨天的事对我刺激太大,我一直在床铺上昏睡中,不断重复着同一个噩梦,

    梦中许厚民用粗大的鸡巴狠狠插进了苏小婉无毛的美穴中,发出一阵阵咕咕的水

    声,边插着大d还抓着我的头发,强迫我凑在他们下体的交处仔细观看,只见

    许厚民的鸡巴顶开苏小婉蜜穴口的嫩肉,紫红色的龟头攻入了少女最紧窄的穴内

    ,带进去一圈圈的嫩肉,苏小婉哭泣着,呻吟着,最后,那张清纯的脸庞,竟然

    变成了我们的女神苏老师啊我从梦中惊坐而起,窗外已是漆黑一片,我,竟

    然昏睡了十多个小时。

    我沉沉的推开门,向楼下客厅走去。

    走到楼梯口,我听到了客厅有三个人的声音。

    是爸爸爸爸来了。

    还有一个声音,是昨天的参谋长。

    他们俩正和妈妈在客厅聊天。

    「此事程序极不常,如此重大桉件,许厚民竟然个小时后就被取保候审

    ,纵然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但他已经年满5周岁,刑法十七条规定,已满十四

    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

    、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这种情况下,是不允许

    保释的。」

    「此外,许家的律师一再强调我们没有录下许厚民性侵的证据,双方的生殖

    器官没有接触,充其量也只是猥亵和非法拘禁,不构成强奸。而同桉的那些小混

    混,竟然集体翻供,都声称只有猥亵,没有强奸。」

    「不仅如此,除了苏小婉外,其余6名受害人短短一夜之间全部消失、退

    学,举家没了踪影。其中4个家属留下了书信,声称自己的女儿没有被强奸。

    检察院以此为借口,要求发补充侦查。而公安局,更是乐得拖上几年」

    参谋长义愤填膺的说着,牙齿恨得咯咯作响。

    「此事背后有人强压,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许家的人。许厚民的父亲只是

    个小小公安局常委,背后肯定还有通天的人物。」

    父亲冷静的分析着。

    「根据我们情报系统的信息,许强的堂哥叫许文,徐文的老婆谭静是省委常

    委,省政法委书记。此事肯定是她在幕后介入。」

    参谋长说着。

    父亲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沉吟了半晌,说道:「一个省委常委并不可

    怕,可怕的,是谭静背后的势力。这个谭静,不简单。」

    「你说的,莫非是,秦」

    参谋长正要说下去,被父亲伸手打断。

    「极有可能,这股势力不能轻易招惹。」

    父亲补充道。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妈妈有些激愤的说道,在我面前,妈妈永远是静水如深的感觉,我很少叫道

    她有如此愤怒的时候。

    「小婉,还只是个孩子啊,那些受害的女孩子,都是无辜的啊」

    「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就算是为了小婉和那4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我们柳家

    也要为她们出这个头。」

    父亲斩钉截铁的说道。

    「此事我来操作,就以大d为突破口,一定要让这个团伙付出应有的代价,

    我有军方背景,地方官员,不能直接动我。」

    参谋长握紧了拳头,毅然说道。

    「你们打算怎么做」

    妈妈有些紧张的问道。

    尽管她也很愤怒,但同样也很关心自己的丈夫和好友的安危,不会希望他们

    贸然行事。

    「正面硬上,背面暗查。今天刚出警察局,苏小婉和苏老师就被不明身份的

    人威胁了,对方极为嚣张。此事不能拖,必须速战速决。否则,我担心苏小婉一

    家的安危。」

    父亲冷静的分析着,「许家现在就是拖字诀,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

    猥亵罪结桉。第一,我要马上打电话给省日报的苏总编,报道此事,求舆论帮

    助。第二,请参谋长动用情报系统,追查失踪的6个女生家庭的踪迹,并加以

    保护。第三,大d现在罪证确凿,被羁押在第二看守所,请你安排监狱武警暗中

    接触,分化第四,我会联系省长杜浩然和国家司法局陈哲局长,求他们的帮

    助。第五」

    「此事虽然因澈儿的事情被牵扯出来,实际上却与澈儿已经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无论如何,既然事情已经被我知晓,我不能容忍孩子们的纯真被这些饿狼们

    玷污,我不能容忍纯洁的校园发生这样丑恶的事情,如果今天我们袖手旁观,以

    后的霸凌也许会发生在澈儿身上,会发生在我们的亲人身上」

    此时的妈妈,眼神中闪烁着决然的光芒,这是她下定决心要做一件很重要的

    事情的时候才会有的神采。

    听到妈妈的坚定坚持和爸爸的理智冷静,我不禁大为崇拜,这才是我的爸爸

    妈妈,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却又嫉恶如仇无所畏惧,可以为了公平正义不惜与邪

    恶的势力斗争。

    尽管这只是一起几乎与我无关的桉件,可是为了那些女孩的正义,爸爸妈妈

    毅然决定介入,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精神「我是人民卫士,此事我更是义不容

    辞」

    参谋长没有再多话,长身而起,「我马上去安排。」

    这是一个改变我们家族命运的夜晚,往后我们家族的命运,和今晚父母还有

    我的决定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

    我常说,我出身在一个世家,一个书香门第,可是在今夜,我才顿悟,祖辈

    们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是儒相的胸怀,更是名将的热血。

    为将者,当为守护,纵单枪匹马,也要虎立敌前,绝不畏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