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二章) 江月无言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我的妈妈江淑影

    作者:cool325

    2729

    字数:9

    本文不会是性奴和种马文。文中的女性都有鲜明的个性,有自己的优点和缺

    点正如我们所有人一样。

    熟女被少年胁迫的事情不能说不会发生,但不会是以简单的借口和欲望的驱

    使就轻易得手;在本文中,少年不太可能凭借一本录像带或一根按摩棒就等到一

    个极品美妇的肉体价值和代价成正比。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因和果,就像一

    张巨大的,将每个人罗在交圈中。

    也正因为此,文章有的章节可能会有很多叙事性的情节,不像纯肉文那么紧

    凑,一切都为情节服务。

    但我还是想让它成为一本即可猛撸也可细看的作品。

    第二章、绝望的少女

    「不要」从梦中惊坐而起,我已经是浑身汗湿。看着窗外微微发白的天空,

    时间竟然已经快7 点了。走下楼去,妈妈已经为我准备好了早餐,看着我狼吞虎

    咽吃着早餐的样子,妈妈爱怜的嘱咐我:「澈儿,你慢点吃。」随后,她又说道:

    「善恶终有报,今天你照常上学,发生什么都不要管。明白了吗」

    「嗯~ 妈妈,我知道了。」我看着妈妈,郑重的点了点头。从小到大,爸爸

    妈妈教导我谦和忍让,但却也从没让我受过别人的霸凌。

    走在路上,我能明显感觉到从身后不时传来几缕警戒而凌厉的目光,扫视着

    我身边米内的所有行人。

    刚走到离校园一个拐角的地方,我就被一伙人围住了,为首一人2时来岁,

    一头杀马特爆炸头,我认得他,正是许厚民校外认的大哥,外号大d.他身后跟着

    一群2到6岁不等奇装异服的男女,正在冲着我吹着口哨。

    「柳大少,我二要见你。」大d 阴测测的说着,斜着眼瞪着我。

    我感觉身后两道身形一闪,充满杀气的目光穿过我的身体扫视着周围的不良

    少年,不觉心中大定,哈哈两声冷笑,「带路」

    一伙人把我夹在中间,七拐八拐的朝着校外的租房走去,直到一个大院子

    前,几个人把我一推,推进了院中。

    穿过前厅,我走进了一间幽深的地下室,这是出租屋的储物间,有的时候也

    租给没有钱的学生,显然,这里是这伙人的窝点。

    走进地下室深处,借着昏黄的灯光,我隐隐看到,前方沙发上斜坐着一个男

    人,他把腿高高的搭在沙发扶手上,胯间一个齐耳短发的女人正在上下摇动脑袋。

    男人时不时还抓住女人的头发用力往自己胯下送去,女人边动作着边发出低低的

    啜泣。

    那男人正是许厚民。见到我过来,他一下从沙发上弹起,立在了我的面前,

    一根硕大的阴茎高高勃起。女人也跟着直起了上半身,但仍跪在地上,她本来是

    在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吮吸男人的阴茎,可以一下看到我,马上如电击一般低下头

    去,试图用低垂的短发遮住自己的面容。

    许厚民一把抓住了女人的头发,蛮狠而残忍的将女人的脸扭向了我一边。当

    那张娟秀的鹅蛋脸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如被雷击一般呆立在了原地。是苏小婉

    是苏老师的女儿苏小婉是那个温柔爱笑苏小婉是那个曾经偷偷为我缝补守门

    员手套的苏小婉

    「我没叫你停,婊子」许厚民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一手将鸡巴稍

    往下压,一手抓住苏小婉的头往自己紫红的龟头送去。苏小婉一下子哭了出来,

    拼命舞动双手无助的拍打着许厚民。后面的马仔马上上前,将她的双手反剪在了

    身后。

    「含进去,不怕老子打你吗看见自己的白马王子紧张了害怕了」许厚

    民嚣张的叫着,一边用手按住苏小婉的鄂部,强行让她张开了嘴,一边将那根粗

    硬的鸡巴用力顶入了苏小婉的口中,随后两手按住苏小婉的头,下体一阵用力的

    耸动。

    「住手」我愤怒的咆哮着。旁边两个马仔一左一右夹住了我,不让我进一

    步动作。

    「哟白马王子怜香惜玉我他妈告诉你,这个女人早就被老子开了,含根

    鸡巴算什么,十根鸡巴她都含过,不行你问问他们」旁边的混混们发出了一阵

    邪恶的哄笑,更有几个穿着三角短裤的混混纷纷掏出了阳具,在苏小婉粉脸上拍

    打起来。

    「许厚民,你给我停下否则我会要你死」我的双眼已经通红。为什么援

    兵还没出现,我心中焦急的暗想着。

    「好啊,我停下。」说完许厚民很惬意的摊开双手抱头,「不过你问问她愿

    不愿意停下。」他从牙缝里又挤出了一句,随后冷冰冰的瞪了苏小婉一眼。

    苏小婉被这一眼瞪得浑身一颤,嘴下不敢停留,仍然是一张一的吮吸着许

    厚民的肉棒。她美丽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珠,眼睛已经哭肿了,她徒劳的低着

    头想要让头发隔断我的目光,却一次次被许厚民故意拢了起来。

    「小婉,你别害怕,有我在这里你别害怕啊」我的声音因为愤怒而发颤了。

    许厚民一声冷笑,下体一收从苏小婉口中扯出了阳具,然后挑衅似的看着我。

    却只见苏小婉只迟疑了一秒钟,马上跪着趋步向前,一口又将那根粗大腥臭的阳

    具含在了口中,唔唔的含了起来。

    「哈哈哈哈,柳少,你看清楚了,是她自己要含的,我躲都躲不开啊。苏小

    婉,你这么爱含鸡巴,我看看你一次能含几根。」许厚民话音未落,大d 已经迫

    不及待的一拉裤子,露出一条比许厚民更为粗大的鸡巴,顶到了苏小婉的面前,

    苏小婉大大的张开嘴,有点艰难的同时将两根男人的肉棒吞入了樱桃小嘴之中,

    一下一下的吞吐了起来。

    后边一个混混也走上前来,抓着苏小婉的校服一扯,露出了她里面穿着的印

    有kitty 图案的小t 恤,胸前一对丰满到与她的玉女形象完全不相称的美乳将紧

    小的t 恤高高撑起,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耸动。

    「柳少,你没想到吧,这么清纯可爱的苏小婉,竟然有这么大一对奶子。别

    说你不信,我第一次脱掉她衣服的时候,也是大吃了一惊,这对奶子,简直是极

    品啊不信我给你看看。」许厚民一边耸动着下体,一边得意洋洋的开始撕扯着

    苏小婉的衣服,只听刺啦一声,苏小婉的t 恤被许厚民直接扯烂,一团雪白柔软

    的美肉像水波一样溢了出来,尽管那时的场非常的不适,可是我确实还是被

    苏小婉那对美丽饱满的乳房给震惊了一下。

    苏小婉双眼噙着泪水,长长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着,她徒劳的闭上双眼,以为

    闭上眼睛就可以短暂的逃离这屈辱的一切。可是许厚民却丝毫不给她机会,狠狠

    又是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高声叫道:「睁开眼睛,看看你暗恋的这个帅哥,长

    得帅有什么用,还不是要看着你吃老子的鸡巴把你的奶子给她看看,看看这么

    完美的身子现在被我干得有多爽」

    边说着,许厚民边把苏小婉拼命躲闪的身体正面扳向了我这边,那对避无可

    避的美乳随着女孩子的哭泣,颤抖着在我面前渐渐绽放了粉红的蓓蕾。苏小婉的

    乳型极为完美,呈现水滴形状高高耸立着,有着年轻女孩子特有的弹性、挺拔、

    高俏,两粒粉嫩的小小乳头精巧的点缀在那高耸的雪白乳肉之上,充满了青春的

    魅力。

    可是此刻,无助而屈辱的泪水从女孩的脸颊落下,一滴一滴的全部滴落在了

    女孩丰满的乳房之上,旋即又被这屋中寒冷的空气冷却。

    许厚民把嘴凑到了小婉的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一双大手肆意的在她的乳肉

    上揉搓着,苏小婉的柔软的乳房被他捏成了各种形状,出现了一道道红印。

    突然,似乎是听到了什么,苏小婉的身子猛然一震,原本只是默默流着泪的

    美目一下睁大,发出了一声哀求的哭嚎:「不要啊,许哥,求你不要,今晚,今

    晚我怎么陪你都可以,求你现在不要啊」

    许厚民眼中闪过一阵邪异狠辣的光芒,狞笑着说:「婊子,老子今天就是要

    在这里,当着你心上人的面,把你给干了强奸你」说完他蹲下身子一发力,

    从后面捧起苏小婉的屁股,将她双脚m 字大开着抱了起来。

    苏小婉下身的校服裤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们扒掉了,雪白的大腿根部

    只有一条粉红色的kitty 棉质内裤。我的心中一酸,这么纯真可爱的女孩子,竟

    然被这伙人折磨成了这样。

    我心中邪火上涌,握紧拳头,趁着身边的混混分神之际,一个箭步趋前,只

    听见混混们一声惊呼,我已经以顺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暴起,一拳打在了许厚民的

    眼眶上,许厚民此刻正得意的抱着小婉,躲闪不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拳,随

    着他杀猪般的一声惨叫,肮脏的猪血从他的眼眶迸出,随后是鼻子,嘴巴,转眼

    间,我已经向他猛攻十余拳,将他打得鼻青脸肿,脏血横流。

    旁边大d 等人这才反应过来,一拥而上,饶是我勇悍,却也不敌这伙群狼,

    很快被他们反剪双手控制了起来。

    此刻的许厚民满脸是血,眼睛已经肿得只剩一条缝,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

    大声叫嚣着:「柳子澈,今天,老子先要奸了这个女人,再来慢慢折磨你」

    说完,他一股蛮力上来,竟然嗤啦一声,将苏小婉的内裤扯成了两半,然后

    大大的将她的大腿m 字打开,炫耀似得举在了我的面前,随后,随着苏小婉的一

    声惨叫,这个禽兽,竟然将三根手指同时捅入了少女未经湿润的下体。

    少女的花蕊被以这种粗暴的方式暴露在了我的面前,光洁无毛的馒头美穴布

    满了少女的冷汗,一道粉红的蹊径自上而下贯通整个阴户,收于那白皙浑圆的雪

    臀深处。此刻,三根粗鄙的手指残暴的顶开那无毛的光滑蜜穴,直插蜜穴深处,

    将原本紧紧拢的阴唇撑得胀了开来,一股殷红的血流从蜜穴的深处流出。与之

    同时,大d 拉住苏小婉的头发,站在椅子上将自己硕大的阴茎塞入了她的樱桃小

    嘴。

    此刻的苏小婉,小嘴和小穴中都被残暴的塞入了粗大的物事,两张小嘴都被

    撑得大大的,显然已经超过了正常人可以承受的极限。只听见她含着男人粗大阳

    具的嘴巴呜呜的哭叫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而在她的下体处,许厚民还在残

    暴的扣弄着,搅动着,带着少女身体一阵阵的痉挛。

    就这样折磨了一阵子,苏小婉已经没有了力气哭嚎,无力的瘫软着任凭禽兽

    们施虐。许厚民见目的已经达到,抽出了插在苏小婉蜜穴中的手指,洋洋得意的

    舔了一舔,凶悍的盯着我,说:「柳少,兄待你不薄啊,连这女人的逼都撑开

    来给你看了。怎么样,这白虎嫩逼你还满意吧」

    「下面,还有更的节目要请柳少观赏。」

    说完,许厚民得意的看着大d :「大哥,小今天被这小子伤了,身体有点

    不适,还请大哥帮忙先给柳少来点节目。」

    大d 会意的一笑,抓起苏小婉扔在了沙发上,晃动着硕大的阳具冷笑着:

    「小婉妹子,哥哥好久没插过你的小穴了,还记得第一次插你的小穴的时候你的

    下面好紧好紧的,现在被我们十几个兄轮了几遍了,你的穴不知道有没有松一

    点呢」

    苏小婉无力的拢腿,双手死死遮住了自己的小穴,徒劳的想要做着抵抗。

    此刻,她下体赤裸,双腿紧张的紧绷着,她不知道该用哪种姿势进行抵抗,只好

    侧着身子,将一对圆润的雪臀朝外,右手挡住了自己的臀缝。

    却见大d 冲上前去,拉着小婉的手就要扯开,边扯还边威胁着这个女孩。小

    婉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拼命的挣扎着,拒绝着,一次又一次的挣脱了大d 的

    魔爪。

    「我操,这妹子是不是着了魔」大d 对苏小婉突然的反抗完全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那个怯懦温柔的女孩子突然敢于反抗起来。

    「哥,你不知道把,苏小婉的日记里写得最多的,就是我们的柳大少,柳子

    澈」许厚民在旁边狞笑着说道。

    「原来真是她的心上人啊,哈哈哈哈,今天就让你的心上人看看你被我们几

    个轮奸的样子,也让他过过瘾。只要你乖乖听话,最后我们也让他上你」大d

    邪恶的笑着。

    「哥,我来帮帮你。」许厚民说完,欺身向前,走到了苏小婉的身边,两手

    用力抓住了苏小婉白皙的手臂,不让她挣扎,然后冲着大d 喊道:「哥,快,快

    上,这妮子真是着了魔,这劲真大。」

    大d 赶忙走上前去,双手抓住了小婉的雪白柔弱的脚腕,猛一用力,将她的

    两腿就打开了一道缝。大d 赶忙借势用脚顶在女孩的两腿之间,然后再滑手抓住

    女孩的膝关节,将她那对白皙的大腿用力的呈m 字顶了开来。女孩仍在汩汩留着

    鲜血的蜜穴再一次被禽兽们的脏手侵犯暴露,她大声哭泣着,剧烈的挣扎着,试

    图将自己的双腿拢。可是这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子又怎么可能敌得过残暴的恶魔

    呢她的力气越来越小,挣扎越来越弱。地上睚眦俱裂的我,充满愤怒的看着这

    丑恶的一切。

    只见大d 已经掰开了少女雪白的大腿,狠狠朝女孩的阴部啐了口唾沫,掏出

    自己硕大的阳具就要往里面顶。顶到一半,他突然又侧身看向了我,邪恶的一笑,

    然后对着喽啰们叫道:「柳少离这么远怎么看得清,还不快带柳少近一点来」

    喽啰们一声哄笑,抓起我往前几步,将我的头直接按到了两人的下体处。这

    个角度,苏小婉的蜜穴离我不到5 厘米,我能清楚的闻到少女身上的体香和下体

    的骚香,也能清楚的看到,那根肉棒缓缓的、耀武扬威般的顶在了少女的蜜穴口,

    随着两瓣小阴唇被粗大的蘑菇头顶开,少女下体那神秘的洞口不由自的打开,

    随着「咕哧」一声肉体交的淫响,大d 的肉茎已经顶入了苏小婉的白虎美穴之

    中,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根肉棒越插越深、越插越深,直至那丑陋奇长的肉茎

    整根没入了少女狭小的蜜穴之中。

    「啊」我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泪水开始涌了出来,这不是因为屈辱、

    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像昨晚一样因为极度的愤怒,不死不休的愤怒。许厚民,

    我一定会让你付出血的代价,今生我和你已经是不死不休

    就在大d 洋洋得意的耸动起下体,要开始在少女的美穴中抽插时,门口响起

    了尖厉的唿哨声和阵阵风声。我挣扎着抬眼望去,只见3 个身着黑色西服的光头

    年轻人从黑暗中一跃而起,几个漂亮的擒拿手,已经将门口的几个小混混打倒在

    地,随即一人长身而起,抓住了大d 的右手,只听一声清脆的骨骼脆响,大d 发

    出了一声恐惧至极的惨嚎,他的右手腕已经无力的耷拉了下来。那人手不停歇,

    向下一探,握住了大d 的阳具,狠狠地往外一抽,那个还兀自膨胀着的阳具噗嗤

    一声从少女的蜜穴中抽出,旋即,我看到了大d 惊恐的双眼和绝望的眼神。

    只见大d 睁大着双眼,口中停止了哀嚎,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黑衣人握住自

    己的阴茎,随即,用极缓慢的速度,开始弯折,缓慢、坚定、狠辣只听咯噔一

    声脆响,大d 的阴茎已经以一个难以描述的角度无力的耷拉了下来。黑衣人下手

    极重,生生的将大d 的阴茎从根部折断

    那边许厚民情况可能还要好点,另一个黑衣人只是一发狠力,用膝盖狠狠顶

    在了许厚民的下体,只听见许厚民一声惨叫,捂住下体痛得在地上打起滚来。黑

    衣人还待上前,被另一人拉住,轻声说道:「此事不走黑道。」黑衣人愤怒的一

    声闷哼,抬起穿着大头皮鞋的脚,批头盖脸就朝许厚民的头上踹去,直踹到这小

    子只有进气没出气才助手。

    此时已有黑衣人扶起了我,带我离开了这昏暗的地下室。我气愤的冲着来人

    吼叫道:「混蛋,你们明明早就在场,为什么现在才出来,为什么要小婉受这么

    多的苦混蛋」

    黑衣人也不争辩,冷静的看着我,说道:「柳少,许厚民和大d 曾经多次轮

    奸苏小婉在内的校内校外女生十余名,有5 次被带进了公安局,却始终以没有证

    据而释放,后面的水不可谓不深。此次夫人严令,一定要将这两人的罪名坐实。」

    说完,来人拍拍我的肩膀,晃了晃手中的dv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善恶终有

    报,天道好轮,你放心,等他们进去以后,一定会比现在还要痛苦万倍」

    我难过的点点头,我明白他们的用意,迟迟不出现要是为了摄像取证,可

    是我的心里还是很难释怀,难道,只有走法律途径,才是公平正义吗

    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来人双手按住了我的肩膀,沉声说道:「途径有很多,

    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非白道的途径,它可以解决麻烦,却也可以带来麻烦。

    但我想你保证,无论哪种途径,正义不会缺位」

    「那个女孩子,你要不要」

    「这个时候我去见她,只会让她难堪。你把这个给她,告诉她,柳子澈说了,

    这事柳家给她做。」说完,我取下脖子上用红绳串着的翠玉小猪,递给了黑衣

    人。这个小猪,是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苏小婉也知道的。此刻我选择不出现,

    是要避免让她觉得屈辱;而送她贴身礼物,是为了让她内心安定。无论如何,此

    事我要为她讨公道。

    警笛声很快从远方传来,一辆黑色冲锋车鸣叫着冲到了我们面前,七八个身

    穿制服的警察从车上一跃而下,大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黑衣人却很怪异的看

    着他们,一言不发。

    此时,瘫倒在地上的许厚民却突然来了精神,哇的一声又大哭了起来,边哭

    边说:「二叔,就是这伙王八蛋,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我们,把我打成这样了。

    你快把他们都抓起来,全都抓起来呜呜呜~ 」这个龟怂,竟然蹬着脚在地上边

    哭边打滚了起来,别提有多丢脸。

    警察们气势汹汹的举起枪瞄向了我们,大声呵斥着:「举起手来」

    许厚民也捂着下体艰难的站起身来,指着我大声叫道:「姓柳的,今天你栽

    在我们手上,看等下你怎么死杂种」

    三个黑衣人背靠背呈三角形将我护在了中间,其中一位黑衣人指着远处被衣

    服盖住还在啜泣的苏小婉,说道:「许厚民为首带头轮奸女学生,人赃并获,你

    们该去问他是怎么事」

    「呸」许厚民的二叔一拉枪栓,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了黑衣人的额头,咬牙

    切齿的说道:「我们警察自会秉公处理,现在我们怀疑你们无故殴打在校学生至

    重伤,现在要带你们去接受调查」

    黑衣人冷冷的盯着许家二叔,那目光中透露的勇悍和凌厉,是只有真正上过

    战场嗜过血的战士才特有的。在那道目光的鄙视下,一众警察们都退缩了,恐惧

    了,他们摇摇晃晃的举着枪,色厉内荏的叫嚣着,「你们,你们要干嘛信不信

    老子崩了你」

    黑衣人冷笑一声,将头往枪口上凑了凑,轻蔑的说:「我现在手无寸铁,双

    手保持在你的视力可见范围,没有任何异常动作;我们一行三人,处于你们7 人

    的枪口控制下,此外还一名负伤的学生。你有没有想好用什么理由开枪」

    「我,我要带走你们」许家二叔气急败坏的说着,示意自己的跟班准备手

    铐。

    几个警察哆哆嗦嗦的拿着手铐走上前来,三个黑衣人双手一抬,吓得警察们

    集体后仰趴在了地上,黑衣人哈哈一笑,将掌心向内握拳,双手举至胸前,戏谑

    的问道:「警察同志,你们确定是要铐我们而不是犯罪嫌疑人吗」

    「妈的,你们就是犯罪嫌疑人」许家二叔一咬牙,亲自上前,把三个黑衣

    人拷了起了。黑衣人也不反抗,任凭他们动手。

    「还有他」许厚民在一旁指着我叫着,狠狠地吐出了一口带血的浓痰。

    「你,把这小子也扣起来,用天地扣」许家二叔恶狠狠地指着我说道,

    「还有那个卖淫女子,也铐起来带走」

    我心中怒火勃然而起,指着他大声骂道:「你这个指鹿为马的杂种小人」

    话音未落,那几个刚才吓得趴在地上的警察已经走到跟前,把我的一手拧过肩,

    一手从下拧至腰部,用最难受的姿势把我拷了起来。

    许厚民洋洋得意的说道:「小子,今晚拘留所,我和你不见不散」

    「带走」见我们一行人已经被控制,连赤身裸体的苏小婉也被草草的披上

    一件外套拷了起来,许家二叔非常满意的吆喝了一声,准备离开现场。

    这时候,又一阵急促的警笛响起,伴随着低沉的震爆警示音的传来,一个闪

    着爆闪灯的墨绿色车队迅速接近我们。一队荷枪实弹的武警从车上跳下,高举着

    制式冲锋枪瞄准警察,还伴随着一阵阵拉动枪栓的声音,转眼间就将警察们包围

    在了中间。

    为首的武警中校走到其中一个黑衣人前,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大声叫道:

    「报告参谋长同志,武警特战旅前来报道,请首长指示」说完,身边一个身高

    足有两米的大块头士兵上前,抓住铐着参谋长的手铐就是一扯,手铐应声而断,

    将旁边的几个警察吓得脸色惨白。

    参谋长威严的喝令:「执行抓捕,一个不留,全部带走。」

    「是」如狼似虎的铁血战士们一声齐和,举起枪瞄向包围圈中的警察和小

    混混们,一个个反剪双手用粗大的麻绳捆了起来。

    这时,从尾随着武警战士最后赶来的一辆车上踉踉跄跄下来一个肥头大耳的

    警察,他急匆匆的走到参谋长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参谋长,我是公安局

    常委许强,这里面可能有误会。」

    「误会」参谋长鄙夷的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油光、口中还喷着酒气的警察,

    冷笑着说道:「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受害人被铐起来了要带去,而犯罪嫌疑

    人却都好好的」

    「这,这,误会,误会,肯定是这几个小子先动的手是这女的卖淫敲诈

    」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打在了许强的脸上,参谋长冷笑道:「那请你告诉

    我,为什么全程目击了现场过程的武警部队参谋长也会被铐起来」

    许强被那记耳光打蒙了,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听见又是一记响亮

    的耳光打在了许强的脸上,「许强,犯罪嫌疑人许厚民之父,公安局常委、分

    管交警工作,请问,这件事和交警有什么关系请问,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

    么好事」

    参谋长凌厉的眼神逼视着许强,紧接着又是一记耳光上去:「今天有没有人

    打你」

    「没有,没有」许强点头哈腰的捂着脸。

    「那么,今天有没有误会」

    「没有,没有」许强显然是被打怕了,边举着右手护着脸边缩着脖子。

    「全部带走」参谋长一声厉喝,头也不的走向军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