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shuwu.in - 江月无言?我的妈妈江淑影(第一章) 江月无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的妈妈江淑影

    作者:cool325

    2729

    字数:8489

    在一段时间的构思后,我决定正式以江月无言作为名称推出这部作品。

    作品名称取自柳子澈的那首诗江月无言映扬柳,这首诗做于何时,且容

    我暂时卖个关子。

    江,自然就是指我的妈妈江淑影。

    柳,可以理解为是我柳子澈,还可以理解为是我的父亲。

    不过请注意,我的父亲并不姓柳,而是叫沈毅,这里面没有阴谋,只有一段

    故事,容我日后道来。

    无言,可以代表沉默、抑或无奈、抑或承受、抑或隐忍,也可以代表逆来顺

    受、可以代表懦弱,本文中的无言到底什么意思,暂不能点破,请大家随着柳子

    澈的故事一路走下去。

    这是一篇较为长篇的故事,目前已经写了十五万字,但尚不连贯,因此我会

    在润色后陆陆续续连贯放出,预计写完至少是在万字以上。文章的整体框架已

    经列好,不会烂尾,因为烂尾了我自己也难受。之前我也曾放出几章试稿,试稿

    之间并没有逻辑关系和先后顺序。因此,各位看官只管看这正稿便是。

    上一章引子,写的不太好,只是为了赶在大年初一贴出来,所以,大家权当

    甜点。

    正文从本章开始。

    第一章 欲加之罪,美母遇险

    我是学校的班长,学习成绩非常的好,同时还是学校足球队的守门员,加之

    长期受家庭熏陶而有的一种儒雅气息,一直是老师心中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好学生,

    也是学校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然而,同时我也知道,这也为我招来了

    诸多的无妄之灾。

    这一天,当我像往常一样坐到自己座位时,突然感觉屁股下一凉,待起身看

    时,不知道是谁在我的座位上撒了一滩水,再定睛一看,这居然还不是普通水,

    而是红墨水,霎时间我屁股上红了一大片。我愤怒的向最后排望去,不用说,我

    也知道这是许厚民干的。这位交警队队长的公子,平时学习吊儿郎当,还喜欢

    小偷小摸。更卑鄙的是,他曾经多次在教室对女同学动手动脚,后来被义愤填膺

    的我带着几个男同学蹲守抓了现行,先是被痛打一顿,然后还被扭送到教导处。

    可恨这小子背景硬,即便这样也没被开除,有同学说,看到他爸爸和教导任事

    后醉醺醺的进了本地最好的一家洗浴场所。

    这一顿暴打,让许厚民对我心生了许多的畏惧,不过同时他也仗着他父亲的

    关系有恃无恐,经常公然向我叫嚣,只是每次在我要发作时他又吓得跑掉。但在

    那之后,我却能有意无意感觉到自己在学校受到了很多的不公平待遇,先是每年

    都有的优秀学生干部突然就没了,再是学校演讲比赛讲得最好的我居然连安慰奖

    都没有得到,我感觉到,这背后有一双无形的手,开始处处针对我。

    但继承了母亲的恬淡无争,我对这些并没多少兴趣,心中只是淡然笑之,继

    续埋头在我的学霸的巅峰上越爬越高。

    「哈哈,一个大男人来了姨妈~ 」耳边传来了许厚民和他同党刺耳的嘲笑声。

    「他妈的,你们这群背地里阴人的阉货,叫什么叫,有胆做有没有胆认」

    为我说话的是林荣豪,我的死党。

    「他妈的,就是我们做的怎么样,来打我呀」许厚民一如既往的色厉内荏

    的叫着。

    我顺手抄起桌上砖头厚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就朝许厚民砸去,「瞎了你的狗

    眼,别欺人太甚」。

    这个性格也是继承了母亲的,虽说恬淡无争,但真正到了被人逼迫的地步,

    她一定不会没有尊严的忍让,而是坚定的反抗,而且不留情面招招致命。

    猝不及防的许厚民被砸的一声惨叫,再也不敢吭声。

    此时,上课铃响起,我来不及继续发作,也只好坐下,顺手把校服外套系在

    了腰间,挡住屁股上的红印。

    上完两节课后,是课间操时间。正当我从操场席台走过时,许厚民突然一

    把撤掉了我系在腰间的外套,一屁股的红墨水印瞬间暴露在了全校师生面前,伴

    随着许厚民同党一阵犀利的口哨声,台下爆发出了一阵阵哄笑。

    「柳子澈来月经了」许厚民得意洋洋的大声叫嚣着。

    看着他那肥头大耳满脸油腻的丑恶嘴脸,我心中怒火勃然大作,反身就是狠

    狠一拳砸在了他的眼眶上,没等他过神来,我拳头般的雨点已经倾泻而下。待

    到班任把我们拉开时,他已经被我骑在身上揍了个七荤八素。

    「你们两个,跟我到教导处来」身后传来的,是教导任严厉的呵斥声。

    我愤愤然的往地下啐了一口,跟着你教导任就往教导处走去。此事我占理,

    走到哪里也不怕。

    可是刚走到教导处门口,教导任却反身对许厚民说,「小许,你去上课。

    柳子澈,你给我留下。」

    我心中当下一惊,不平的说道:「罗任,这事是他」

    「住嘴」教导任喝断了我的话,转身把我拽进了办公室。班任也心疼

    的要为我辩解几句,却被教导任粗暴打断,「苏老师,你也去,这就是你口

    口声声说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吗教育无方,这笔账迟点我还要和你算」

    苏老师伸开双臂拦在了我的面前,「不管你怎么说,我是班任,有义务保

    护我自己学生的权利。」

    苏老师今年36岁,是我的班任,也是学校的大才女,教的是语文,白皙的

    鹅蛋脸,齐耳短发,戴着一副金丝圆框眼镜,显得很是知性和温柔。苏老师经常

    穿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套裙,脚上穿一双银色鱼嘴坡跟鞋,让65 的身材更

    是娇俏挺拔。每次她笑起来,一口好看的白牙齿就露在外面,看上去格外的阳光

    和美丽。

    苏老师和她老公都是名校毕业,可惜家中没有什么背景,两人毕业后都到

    了家乡教书,也是因为苏老师既没背景又性子比较温和,很多比她能力差的老师

    都提了职称,可是苏老师两口子却一直原地踏步。但这一切都不能阻止我们对苏

    老师的喜爱,因为她是真真正正时时刻刻在为学生着想的人。在我们年轻的心中,

    苏老师就是我们的知性女神。

    苏老师有一儿一女,女儿随她姓,叫做苏小婉,今年5岁,也在我们学校读

    高一,长得和苏老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也正是因为此,很多爱慕苏老师的男

    生转而在苏小婉身上找寄托。

    教导任粗暴的打断了苏老师的话,「苏老师,你要搞清楚你的身份,你只

    是个小小的老师,你教不好学生,还不许我替你教吗。」

    「罗任你这样我会到校长那里去投诉你」苏老师倔强的护着我,丝毫

    没有了往日温婉的软弱。

    「你现在就去,我告诉你,我等着你但是在此之前,你改变不了我的决定」

    教导任恶狠狠的说着。

    「好我现在就去,在我来前,如果你敢对柳子澈怎么样,我一定告到上

    级去子澈,你别担心」苏老师见多说无益,决定马上去搬救兵,急匆匆转身

    走了。

    待到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人时,教导任阴测测的看着我,说道:「今天你当

    众殴打同学,我必须要开除你」

    我心中一凛,连声分辨到:「罗任,事情的起因是」

    「我不管你什么起因柳子澈,你一直是学校所谓品学兼优的典型,我想不

    到你竟然像一个地痞流氓一样殴打同学」

    「是许厚民挑衅在先」我的语气中已经应激动带有颤抖。

    「所有人都看到是你动的手,你还狡辩什么」罗任恶狠狠的瞪着我。

    「你说许厚民挑衅你,他打你了吗」

    「你这样」

    「住嘴今天你就呆在这里反省一天,晚上把你妈妈叫来。」说完,没待我

    分辨,教导任竟然将门从外锁住后扬长而去。

    「开门开门」我愤怒的捶打着门。教导处位于学校办公楼5 楼最里面,

    周围全是空办公室,这门一旦锁上,任我叫破喉咙也没人应。

    「开门放我出去」我愤怒而无助的嘶吼着,眼睛里已经喷出火来,「姓

    罗的你个王八蛋,你摆明就是针对我,你儿子没屁眼」

    任我愤怒狂吼着,门口却始终毫无动静。很快过了午饭时间,然后又过了晚

    饭时间,连续被关了多个小时的我,滴水未进、粒米未沾,饶是我身体硬实,

    此刻也已经无力的瘫软在地,只能无助的偶尔敲击着房门,试图引起外面的注意。

    我所不知道的是,教导任在走出这间办公室后,马上打了电话给我的班

    任林老师,对她说道:「柳子澈经过我的批评教育,已经认识到了错误,被我要

    求家反省两天。」善良的林老师哪里知道,她疼爱的学生此刻竟被非法禁锢在

    了幽寂的教导处。

    由于学校课业紧,我每天早上6 点多就要去学校早自习,一直呆到晚上9 点

    半下晚自习,罗任这一无耻的谎言一直未被拆穿。直至时针指向点半,迟迟

    等我未归的妈妈才紧张起来,赶紧打电话给我的班任。不明就里的班任马上

    打电话询问教导任,这个衣冠禽兽竟然嘲笑的说:「你自己的学生犯了事离家

    出走了,你们这些老师和家长是怎么当的我们又不是幼儿园,不会给你们看小

    孩」

    心急如焚的妈妈和班任赶快发动亲戚朋友和家长群的大人们出动找,然

    后又打电话给远在国外的爸爸让他赶快来。就当晚上 点多妈妈一个人在漆黑

    的街头绝望的找的时候,教导任拨通了我妈妈的电话。

    「柳太太吗我是教导处罗任,柳子澈在我这里,但是情绪不太好很激动,

    他说只肯见你,你现在赶快到学校行政楼c 5 楼教导处来,要快」说完,他

    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一看是教导任的电话,去的又是学校,急切间妈妈不疑有他,也来不及和

    其他人说,就匆匆忙忙开着车往学校飞驰而去。

    此时的校园已经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陷入了熟睡之中。妈妈匆匆将车停在

    了行政楼门口,一路狂奔就往楼上冲去,急切间竟然忘了拿上副驾驶的提包和手

    机。

    善良的妈妈不知道的是,此刻的教导任,已经在5 楼布下了陷阱等着她。

    这个伪善卑鄙的小人,焦急不安的在5 楼的楼梯口来踱着步子,一支一支

    的抽着烟,像是一个按耐不住性子的猎人,焦虑而亢奋的等待着猎物上钩。

    随着楼下一阵尖利的刹车声和急促的脚步声,他知道,猎物上钩了。黑暗中

    那女人的步伐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沉重,终于,他在楼梯口等来了自己美艳的

    猎物。

    此刻的妈妈,头发蓬乱,白皙的脸蛋因为急促的奔跑显得潮红,在她一袭蕾

    丝黑色连衣短裙下,浑圆曼妙的乳房随着激烈的喘息而起伏。为了跑起来方便,

    外面披着的一件白色双排扣外套已经半搭在了后背,露出了女人雪白的肩膀和玉

    藕般的手臂,在那玉藕般的手臂上,提着的是妈妈的金色细长高跟鞋。教导任

    的目光往下,看到一对柔嫩白皙的玉足已经顶破黑色的丝袜,妈妈的双脚就这样

    几乎赤裸的踩在了寒冷的地上。

    妈妈匆忙捋了捋蓬乱的头发,紧张的问着教导任:「罗任,我,我儿子

    他在哪」

    「妈我在这妈我被他关起来了。」听到妈妈的声音,已经很虚弱的我

    拼尽力气爬起身来,隔着厚厚的铁门大声叫着妈妈。

    「澈儿」妈妈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全然没有了平时端庄淑雅的形

    象,将高跟鞋往地上一扔就朝声音处跑去。

    此时,一双肮脏的手拦腰挡住了妈妈。看似是很单纯的为了拦住她,其实,

    那个手掌却不安分的趁机在妈妈的腰上摸了一把。

    「罗任,你怎么,澈儿怎么了」妈妈急切间没有注意到教导任的小动

    作,焦急的询问着罗任。

    「柳太太,你不要紧张,你的儿子没事,现在在我的办公室里休息。他的情

    况有点复杂,请到隔壁办公室来,我详细和你说。」说完,教导任已经不由分

    说将妈妈推进了隔壁的办公室,悄悄的扣上了暗锁。隔壁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

    一走进房间,外面我的喊叫一点也听不到了。而也在此时,我发现,困住我的房

    间墙角,一个显示器突然亮了起来,屏幕中清晰的出现了隔壁的画面,传来了隔

    壁的语音。我心中一凛,马上意识到,这是两间特制的类似审讯室一样的套间

    画面中的教导任依然伪善的看着妈妈,「柳太太,你喝杯水,柳子澈没事,

    只是现在情绪很激动,你听我慢慢说。」

    「柳子澈今天在学校突然无故殴打同学,随后又离校出走,彻夜不归,好不

    容易我把他找到了,他不但不听我话,还挥拳打伤了我。这孩子唉」说到此

    处,教导任竟然还揉一揉自己的胸前,似乎真的被我打伤。

    「罗任,这,这是怎么事,澈儿怎么会这样的,他不会这样的啊」

    「柳太太,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想,可能是这孩子学习压力太大,又或者

    是青春期叛逆。你看看这个~ 」教导任打开了一个视频文件,画面显然被剪辑

    过,只显示了我骑在许厚民身上挥拳相向的画面,在居心叵测的剪辑下,画面中

    的我如疯了般歇斯底里的痛打着许厚民。连妈妈,也被视频中的景象震惊了。

    「这是被殴打学生的照片。」教导任递给我妈妈一张照片,照片上许厚民

    整个脑袋都打着绷带,绷带内还隐隐渗着血。如果当时我在场,我一定会愤怒的

    指出来,这根本就是一张事后摆拍的假照片我确实揍了许厚民,但绝对没有下

    手这么狠辣。

    然而,不明真相的妈妈被这逼真的假照片吓到了。教导任借机再添了一把

    火,挥动着照片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个好孩子,突然就被柳子澈毒打,现在还

    在icu 病房这是故意伤害,是刑事案件」

    「不会的,不会的,不管怎么样,让我先见澈儿。」妈妈紧张的抓住了教导

    任的手。

    「柳太太,你不要担心,柳子澈在这里的消息我没有跟任何人说,我就是为

    了给你时间了解情况和安排后续操作。」罗任假装关心的握住了妈妈的手,轻

    轻搂住了妈妈裸露的肩膀,妈妈下意识的一怔,微微侧身挣脱了他的脏手。看到

    此时,我已经异常的愤怒,「妈妈,别信他的鬼话妈妈」

    「柳太太,你现在想怎么办」罗任盯着妈妈的眼睛问道。

    被罗任那一搂,妈妈似乎明白了什么,再看向罗任那惺惺作态的眼神时,

    便多了一份警惕:「我现在要见澈儿,如果真是他做的,我带他去自首。」此时

    的妈妈,已经恢复了平时沉稳大气的性格。

    「啧啧啧,就算你舍得,我也不舍得柳子澈这样品学兼优的好学生被毁掉啊,

    如果能花一些小代价就将事情解决掉,不是更好吗我听说,对方家长可是找了

    一来个黑会,在满城捕柳子澈。」

    妈妈的心中略一迟疑,她并不害怕不能搞定我的事情,因为本身我未成年,

    即便我真的犯了罪,以我家庭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脱罪,况且,妈妈坚定的相

    信事出有因,他的儿子绝对不是那种随意霸陵别人的坏孩子。可是,听到有黑

    会时,妈妈还是有些紧张了,现在深更半夜,即便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动员爸爸公

    安和武警线的熟人,也保不齐出现一个短暂的时间差就让自己儿子有了闪失。关

    心则乱,妈妈再次乱了心绪。

    捕捉到了面前猎物的细微变化,罗任洋洋得意的暗暗阴笑了一下,他曾经

    用类似的手段玩弄过很多个学生的母亲,无论背景多么深厚的女人,在这种急迫

    的情况下,都会出现情绪和逻辑上的漏洞,继而被他胁迫贡献出美丽的肉体,直

    至屈辱的被他在阴道内射出一股股浓精以后,这些女人还以为他是孩子的救命恩

    人,甚至有的被他长期胁迫成了情人。

    我在监视器中睚眦俱裂的看到,脸上淫笑着的罗任绕到妈妈身后,突然,

    用力从后面紧紧环住了妈妈柔软的腰部。妈妈猛然一怔,继而用力的挣扎了起来,

    想要挣脱这脏手。罗任一边紧紧抱着妈妈,一边凑在妈妈耳边带着要挟的说道:

    「柳太太,现在只有我能救你儿子,你要懂得取舍」说完,一张臭嘴就狠狠亲

    向了妈妈的芳唇,我看得出,他那肮脏的舌头正拼命顶在妈妈雪白的贝齿处,玩

    命似的要往妈妈的口腔中伸去,试图吮吸到妈妈的芬芳的丁香小舌。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没有闲着,已经向上摸到了妈妈的领口,就见他稍一用

    力,一双大手探入领中,抓住妈妈雪白的乳房揉搓起来,边摸还胸罩嫌碍事似的

    将妈妈的乳房往外掏,很快的,妈妈的连衣裙上身已被他拉开,一对浑圆挺拔的

    美乳已经被这饿狼彻底暴露了出来,罗任一声惊叫,被妈妈完美的乳形惊得一

    愣,旋即疯狂的将妈妈粉嫩的乳头和雪白的乳房含进了口中,用力的舔舐了起来。

    妈妈拼命挣扎着,双腿在地上不断乱踢,却怎么也敌不过一身蛮力的男人。

    「柳太太,我早就想尝尝你这对大奶子的味道,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你的

    第一眼起,我就发誓要把鸡巴插到你的阴道里。」罗任狰狞的叫着,「你可要

    为你的儿子想想,他还这么年轻,这事只有我能搞定,而且以后我一定会罩着他。」

    「混账,畜生,滚开,我要喊~ 啊~ 」伴随着妈妈的一声惊叫,她的连衣

    裙已被罗任整个扒掉,一具洁白无瑕、丰满圆润的成熟女人躯体彻底的暴露了

    出来,胸罩早已被褪到了腰间,薄薄的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裤根本遮挡不住那丰满

    的肉臀和饱满的神秘丘陵,由于之前的奔跑和剧烈的挣扎,女人身上散发出一阵

    迷人的体香和汗香,下体已经有些洇湿的痕迹,却也不知道是汗液还是爱液。

    罗任将妈妈往办公桌上一推,妈妈一声惊叫,已经俯身跌趴在了办公桌上,

    套着残破黑丝的修长预玉腿被迫分开,高耸的肉臀间一道粉红色的密处隐隐若现,

    仅剩的那条黑色半透明蕾丝内裤无力的捍卫着人最后的尊严。

    罗任得意的解下裤子,一根黝黑粗长的阳具应声而出,直挺挺的耸立在了

    胯下。只见他粗暴的掰开妈妈雪白的肉臀,手指猥亵地在她的臀缝间用力一抠,

    就要开始撕扯她的内裤。

    「等等我答应你,但要戴套戴套」妈妈挣扎着喊道,一边用手挡在了

    自己光滑的臀缝上。

    罗任大喜,就像看着被驯服的猎物一般淫笑道:「我就知道柳太太是个聪

    明人。」说完饶有兴趣的看着妈妈,「对付你这样的极品尤物,一定要从心理上

    征服,嘿嘿,我才过瘾。」

    「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要保证澈儿的安全,而且,要戴套。」妈妈连忙趁机

    转身,手臂紧紧护在了自己胸前,可是却丝毫挡不住那雪白汹涌的波涛。

    「包在哥身上」再一次被眼前绝色尤物丰满的乳房和曼妙身材的晃花了眼

    睛的罗任,得意洋洋的露出了一口烟黄的牙齿。他指了指胯下高高耸立的阳具,

    猥亵的对妈妈说道,「来,先尝尝哥的大火腿。你这种女人,口技一定很好吧,

    哈哈哈哈」

    我在隔壁房间疯狂的叫着,一拳拳捶打着铁门,打得两手血肉模糊却怎么也

    撼不动这该死的门分毫。

    「不要啊,妈妈,不要啊」

    我绝望地看到,妈妈脸上不住的流着泪,那晶莹的泪水一直顺着她白皙的脸

    颊,流过她粉嫩的脖颈,滴落在她圣洁挺拔的美乳之上,最后停留在她那粉嫩的

    乳头。我的心,都要碎了,为了我今天的不理智,我的妈妈竟然遭受了如此的屈

    辱,这样一向端庄的妈妈,以后怎么面对今后的人生

    「不要啊,妈妈呜呜呜」我再也忍不住,鼻子一酸,热泪涌出了眼眶。

    妈妈,孩儿不孝,让你被贱人糟蹋,我发誓,我出去以后,一定亲手杀了他杀

    了他

    只见妈妈缓缓跪了下去,一头乌黑的长发挡住了她精致的脸庞,一双泪眸无

    神的虚望前方,然后,她轻轻张开了樱桃小嘴,双手捧住了那根粗大的阳具。

    「啊」我的泪水喷涌而出,发出了一声绝望的野兽般的嘶吼,却再也没有

    勇气睁开眼睛。妈妈我的圣洁的妈妈疼爱我呵护我的妈妈妈妈

    「啊啊」意识随着泪水短暂的模糊,旋即我又清醒过来,这不是我在叫,

    是监视器中一个男人的惨叫

    我赶紧一抹眼泪,朝监视器望去,只见妈妈一把拧住了罗任的睾丸,显然

    已经旋转了超过8 度,而且还在不断大力旋转着。那根刚才还凶神恶煞的丑陋

    男根迅速的萎缩,直至缩了包皮之中。妈妈双眼喷着火,不怒自威的美目瞪视

    着罗任,手下紧抓不放。

    「姓罗的,你算什么东西,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柳家是什么背景,竟然也敢对

    我图谋不轨,我告诉你,我一定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妈妈愤怒的叫着,又

    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罗任此时加紧双腿,一副极度痛苦,想挣扎又不敢的样子,哀嚎的看着妈

    妈,「柳太太,你,你,你松手,有话好好说,啊」看到这一幕,我心中大

    叫暗爽

    「从抽屉里把那卷胶带拿出来,缠住自己的手,对,别耍花招。」妈妈一边

    握住罗任的命根,一边冷静的下达着命令,还时不时加大力气警告一下罗任

    不要耍花招。

    直至罗任绑住了他自己的手,妈妈确认牢固后,才松开了握住他命根的手,

    然后用胶带把罗任的脚也缠了起来。确认安全后,妈妈才长舒了一口气,命令

    罗任转过身去,然后自己穿上了衣服,用水仔细洗去了脸上的泪痕,然后又细

    心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很快又复了那个不施粉黛自芳华的知性美女形象。

    只见妈妈扯掉了残破的丝袜,在镜子前转了几个身,确认没有问题了,才又

    对着镜子挤出了一个微笑,对着镜子说:「澈儿,没事了,我们走吧。」

    似乎又是不满意的,妈妈又换了个角度挤出个更灿烂的笑容,对着镜子说,

    「澈儿,你爸爸已经通知学校解决了这件事,我们走吧。」

    我的心中不禁一酸,遭受到这么严重的屈辱,妈妈第一时间考虑的却是怎么

    让我宽心,妈妈,谢谢您不争气的,眼泪又涌出了眼眶。

    看到显示屏中妈妈马上要出门了,我也赶紧跳起来关掉了显示器,抹去眼眶

    中的泪水,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点,迎接妈妈的到来。我已经决定,在妈

    妈面前假装一切都没有看到,一定要让妈妈放心。但是暗地里,我一定要让罗

    任付出代价

    房门很快打开。露出的是妈妈那张精致美丽的脸庞,她微笑着对我说,「澈

    儿,那个罗任还想说你坏话,但知道你爸爸已经很快派人来接我们后,他吓得

    跑了。」

    「妈」我看着妈妈为了我强颜欢笑的样子,再一次既难过又感动的涌出了

    眼泪。

    「别哭,路上把情况和妈妈仔细说说。」妈妈一把抱住了我,小心翼翼的带

    我离开了学校。

    隔壁的房门始终紧锁着,妈妈不说,我也不问。

    为了我的安全,妈妈开着没亮车灯的汽车悄无声息的在公路上穿梭,直到带

    我到了家中。沿路上,我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给妈妈说了,我发狂是

    假的,我离校出走是假的,几个黑会找我也是假的。妈妈气得柳眉倒竖,连

    骂了几声那个混蛋。

    走进明亮的客厅,瘫软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我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恍如

    隔世。妈妈用最快的速度给我下了一碗面条,心疼地守着我吃完,然后要搀扶着

    我房休息。

    看着妈妈雪白的手臂上一道红肿的抓痕,我忍不住问道:「妈妈,你和罗

    任进去后,没发生什么吧」问完以后,我马上就后悔了,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

    个耳光,这个事情,怎么能问呢

    妈妈出现了不易察觉的凝滞,随后又恢复如常,她用沉静的语气跟我说:

    「妈妈没事,别担心,他不敢对我家的人怎么样。」

    关上房门,我不安的躺倒在了床上,唉,我怎么这么蠢,怎么能问妈妈这种

    问题呢,这种事情万一传出去,让妈妈怎么做人呢我不断在床上辗转着,反侧

    着,怎么也睡不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妈妈轻轻推开我的房门,为我拉了拉被子,然后

    又轻手轻脚走了出去。随后,隐约在走道传来了妈妈打电话的声音。

    「阿毅,你不用担心,澈儿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急着来,纽约里面说德州

    正是暴雪肆虐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了,阿毅,此事是有人针对澈儿,详细事情我来和你再讲,我已

    经妥善安排了。」

    「明白,我会搞定。」

    妈妈一直很冷静的和电话里爸爸说着什么,那沉静如水的悦耳声音,让我觉

    得很安全很安全,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

    恍惚间,看到妈妈被迫跪下,粉红的樱桃小嘴含住了罗任粗大的阳具,边

    哭着边吮吸着他丑陋的鸡巴,雪白的乳房无助的挂在被撕破的衣服外面,随着妈

    妈口腔的动作不停的摇晃。罗任的鸡巴粗暴的在妈妈口腔中抽插着,喷出了一股

    股浓稠的精液,涂满了妈妈美丽的容颜。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